心爱与适合(1)

张叶
张叶
张叶
复健时期,没有文笔(以前也没有...
私设飞起,人物OOC
慎重看文

选择伴侣时,在心爱的和适合的之间,你会选择哪一个?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推了推眼镜,说:“心爱的。”
 
卢瀚文有点遗憾地感慨道:“叶修前辈没有选这个呢。”
 
一圈人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张新杰喜欢叶修,几乎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事。他平时太理性克制,所以一点点不同都会被衬托得十分明显。
 
“你还记得上次我跟老叶要打火机他也没带,结果是你从兜里掏出来给我们点烟那件事吗?”楚云秀挑挑眉毛,继续说道,“你不抽烟,带打火机干嘛?”
 
“烧线头。”
 
韩文清又说:“五月二十九号那天,你手机闹铃响了,备注是生日。”
 
“一些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的生日我都会记得。就像我年年给你送钱包一样。”
 
张佳乐吐槽:“你那一柜子叶修海报想瞒住谁?”
 
“没有一柜子,他从第十赛季才开始发售个人海报....而且你摆了一整个书架还没有摆下最后堆了一窗台的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手办我都没有说什么.”
 
张佳乐:“……”
 
王杰希默默地盯了他一会儿:“那在苏黎世的时候,你跟俄罗斯队长生什么气?”
 
“他破坏我队和谐,使领队分心。”
 
“就因为他替叶修披了件衣服?”喻文州笑眯眯地开口。
 
这个知情人的大招开得猝不及防,张新杰作为一个奶实在扛不住输出们的围攻,只好认输。“我的确是....但又能怎样呢?”张新杰苦笑了一下。“你们也知道了,他会选择适合他的,不会是我。”张新杰的目光落在了ktv包厢另一头的一群人身上。在那里,叶修正被几个小姑娘围着唱歌。
 
戴妍琦和舒可欣起着哄要叶修唱带枪出巡,叶修一脸懵逼不知道那是什么鬼曲子。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喻文州侧耳听了一下,说:“一次就好。倒是蛮适合他的。”
 
张新杰却在温和的低音中出神。
 
他想,他要选择适合的,就有很大可能在职业圈中找伴侣,也许就是他身边这群姑娘呢。
 
无论是苏沐橙,还是钟叶离,甚至刚刚二十岁的戴妍琦都很适合他。最起码,性别上就很适合。
 
韩文清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在他肩上拍了拍。
 
张新杰知道,这是一个鼓励的意思。虽然他自以为不会因为自己的单箭头就去强行打扰叶修的人生轨迹,但是这个来自队长的鼓励还是给了他一点勇气。
 
好歹是有人支持的…他想。那是不是说,在旁观者的眼中,他也有一点点可能呢?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在单恋苦涩的情感里沉浮一会儿,就被不按常理出牌的包容兴同志拖走唱了一首单身情歌。点歌台的叶修抬眼冲着被搂着脖子的张新杰笑了笑,发表了一下听后感:“挺好听的!”
 
包容兴挥舞着手臂喊着:“谢谢老大!”又趁着歌曲的间奏凑到张新杰耳边说:“他说好听!你要加油啊!我觉得一点也不好听!这说明他肯定喜欢你啊!”张新杰哭笑不得,虽然完全不懂包子是怎样得出这个结论的,但他心里还是像羽毛划过水面一样,细细痒痒地波澜了一下。
 
大概所有的单恋都是这样的吧,虽然明知道不是事实,但只要得到一点点当事人或是旁观者的鼓励,就变得十分有勇气,好像真的可以把心上人追到手一样。
 
 
 
 

离回国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叶修顺利进去电竞总局工作,主要负责荣耀联赛的进行和一些线下大型活动的策划。他还在役的时候,张新杰好歹还能趁着比赛见见他,最不济也可以在看比赛直播转播的时候看看脸,现在叶修被关进办公室,过着家和单位两点一线的生活。他总不能给叶秋打电话要求视频近距离观赏他哥吧。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训练,复盘,指点后辈,就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修仙人士。但事实上,他现在也的确是个修仙人士。曾经在联盟里被津津乐道的“张新杰的十一点”早就不存在了。霸图面临着两个重要队员的退役,而此前霸图的战术体系几乎完全是按照以韩文清为中心而构建的,张佳乐加入后,为霸图增大了可更改性,整个战队也开始适应第一弹药的打法。但现在两人即将退役,宋奇英的风格也与韩文清不尽相同,情况就有些棘手。张新杰忙于促进队员的融合和更改战术中心,已经很久没有在十一点就上床睡觉了。
 
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他常常在躺到床上闭上眼睛后,无法避免地想起叶修。
 
有一天晚上,他想起第十赛季前正副队长们要在B市开会,霸图与兴欣的航班时间接近,恰好在机场碰面,王杰希又不知为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理由要请叶修吃饭,最后就成了大家一起去蹭王杰希的请客宴。打车去饭店的时候不过是黄昏,叶修却困得迷迷糊糊,上了车甚至开始打瞌睡。B市的交通拥挤,堵车堵得一言难尽,在又一次的刹车后,叶修一头扎进张新杰怀里。
 
苏沐橙坐在副驾驶,后座上只有张新杰和叶修两个人,因为怀着那么一点点小心思,他对转过头的苏沐橙说:“让他这么睡吧,反正快到了。”
 
苏沐橙笑了笑。
 
那时,他被手心里细软的发丝和温热的呼吸撩拨得顾不上别的,大概也没有注意自己温柔的语调和眼里没收好的情意。所以后来苏沐橙看他的眼神别有深意,也是因为撞破了他的小心思吧。
 
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觉得当时应该推开叶修的,应该坚决地,像一个笔笔直的直男一样拒绝同性的亲密触碰。如果那样,或许他就不会在深夜里因为思念一个人到辗转不成眠。
 
人总是这样,总是在事情发生了很久很久之后,在经历过结果之后,遗憾于自己没有在当事时选择另一种处理的方式。
 
忽然,他听到走廊里传来音乐,却马上转低。大概又是张佳乐半夜听歌连蓝牙耳机的时候出了差错,连到了公共音响在手忙脚乱地调低音量。
 
但是夜晚实在是太安静了。即使已经很小声,那些歌词却还是从门缝里飘进来慢慢地将张新杰包围住,让他顺着每个字的哼唱,变得难过起来。
 
“谁会像我无病吟呻都很熟练,至少曾经触及过你发梢的弧线。”
 
我现在就是在无病呻吟。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在该睡觉的时候无法抑制地后悔从前,这样痴迷于一段无始无终的爱恋。张新杰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可是我真的很爱他,也真的想要选择自己心爱的人。
 

2017-07-05张叶
评论-6 热度-66

评论(6)

热度(66)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