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与适合(3)

张叶
张叶
张叶
复健时期,没有文笔(以前也没有
完全忘了上一章结尾写过啥
私设飞起,人物ooc
谨慎看文



叶修对吃什么一向没有要求。张新杰选取张佳乐的提
议,直接把车开到了米粉店门口。

店是他们常来的那家,店长是霸图的粉丝。靠刷韩文清的脸他们得到了最里面的包间和一盘赠送的酱牛肉。桌上张佳乐和叶修都不怎么吃辣椒,于是两个清汤看着一个麻辣和一个加辣倒吸凉气。

叶修看张新杰碗里红艳艳的一层浮油有点好奇是什么滋味,张新杰便把碗推过去任他夹,还边擦眼镜上的白雾边嘱咐:“烫,吹吹再吃。“

尝到加辣米粉的B市生H市长的叶修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筷子一筷子夹得十分起劲,虽然辣到舌头发麻嘴唇殷红两眼泪汪汪仍然忍不住要接着吃。张新杰拄着头看他吃得开心,还时不时帮忙撇一撇红油挑挑辣椒。叶修吃的额头上一片细密的汗,说话时也带了点鼻音:“我把你这碗都吃了……要不再上一碗吧。“他难得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脸被热气熏得有点红。

张新杰微微一哂,抽了张餐巾纸递给他:“我本来也不太饿,主要是陪你们吃。“他转头看咬着筷子地张佳乐和盯着菜单地韩文清,”吃饱了吗?要不要再来一碗?“

于是韩文清和张佳乐又各吃了一碗米粉,叶修只喝了点汤。

对此,张新杰的说法是:“晚上吃太多对睡眠不好。”

埋头吃米粉的张佳乐:“哦。”

张新杰:“吃太多辣对肠胃不好。”

吃加辣米粉的韩文清觉得膝盖都要被射穿了。

吃完了晚饭兼夜宵,三个人把叶修送回酒店就回俱乐部了。

叶修洗了澡换了衣服打开笔记本开始研究联盟的要求和霸图方面的策划DEMO,看了一会儿他觉得有点撑,想着可能真是吃多了,就从行李里找到叶妈妈塞在箱子里的药盒,掰出两粒健胃消食片吃了,又核对了一下跟霸图经理约好的时间,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霸图来接人,这回不是黑社会大哥了,而是正儿八经的司机。他先到霸图俱乐部经理办公室同经理说了一下大致方向,和全明星俱乐部一起对一些环节的想法做了修改,让整个活动的流程脉络清晰起来。到了中午,霸图经理表示要带叶修去吃好的。

等海鲜以斤的形式上桌的时候,被堵在路上的张佳乐终于到了。

叶修逗他:“你们这么早跑回俱乐部不只是为了讨论全明星举办的吧,我看可能是知道我要来所以找机会蹭吃蹭喝的。”

张佳乐要用螃蟹钳子打他,张新杰严肃道:“不要玩弄食物。”

张佳乐把蟹钳甩给叶修:”吃了!”

经理为了好好招待叶修,点了很多东西,就怕不够吃。所以最后几个人吃了一桌子海鲜壳,都撑得直打饱嗝。

张新杰的自制力强,吃的分量刚刚好,叶修就没他那个魄力了。一是他在霸图为客,这些人都卯足了劲儿给他夹吃的剥壳拆肉,二是Q市的海鲜实在是好吃,原料新鲜做的又地道,一个没忍住就多吃了不少。

下午叶修被张佳乐压着去俱乐部打JJC,晚上干脆被留住了。

经理安排他睡现役队员宿舍楼的空房,叶修还想着之前跟苏沐橙的对话,捅捅韩文清的腰:“你不会半夜溜进来揍我吧。”

韩文清都懒得跟他贫。霸图经理笑道:“那叶神晚上睡觉可要锁好门,说不准就有霸图粉要包围你。”

叶修纳闷:“我都退役这么长时间了,仇恨值还这么高?”

这下韩文清亲自怼他:”您老的仇恨值蝉联联盟第一已经十年了。在霸图这儿,可能要写进队史。“

张佳乐在一旁乐呵呵补刀:”以后我们霸图入队考核就是垃圾话怼你,说不够一小时的都不要。“

叶修吐槽:“哈哈哈哈那你们岂不是招了一队黄少天!”

张佳乐的笑点常年很迷,叶修这一句仿佛戳到了他的G点,他笑得直不起腰,小辫子在脑后一甩一甩的。

垃圾话没有点满的经理不想插入他们大神拌嘴,把门钥匙交给叶修就走了,只有张佳乐留下来跟着叶修打BOSS,其实韩文清也被十分诚恳地挽留过,不过他还要回去打一盘指导赛,就签了个第二天的卖身契,先行跑路了。

晚上十一点,张新杰给叶修打电话。“让张佳乐回去睡觉,已经十一点了。”

张佳乐崩溃捂脸:“我还在休假!!!”

张新杰气定神闲反驳他:“回到俱乐部就得守队员条例。不早了,叶修也该睡了。”

叶修表示没问题的啊我可以嗨皮一整晚,只要抢到的稀有材料归兴欣是可以收留张佳乐不要住宿费哒。

集体主义感暴增的霸图现役队员张佳乐觉得明明住在自己房间楼下还要交住宿费实在是太费钱了,怀揣着一股勤俭持家的热情回了房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霸图的地盘叶修收个鬼的住宿费。

张佳乐一走,屋里马上冷清下来,没人聊天吐槽叶修就觉得有点困了。他本来还想坚持着回一下苏沐橙的视频邀请,却发现自己困得迷迷糊糊的,只好洗漱一下上了床。

大概是霸图对他的怨气实在太深,叶修把被子拉到脖子下里还觉得屋里凉飕飕的,不禁将自己裹成一个春卷,才昏昏沉沉得睡过去。

他才睡了没多久,就被胃部持续的钝痛折腾醒了。叶修一向身体好,连感冒都不常有,并且经常在陈果催他出去跑跑步健健身好增强抵抗力的时候用自己的事迹实力拒绝出门,没想到这下在阴沟里翻船。

卷着被子坐在床上,他想起来药箱里大概有能吃的药。

常年无生病经验的直男同志还活在吃止痛片喝热水包治百病的世界里,选择了自认为快速而有效的解决方法。

止痛片的效果非常良好,叶修只是捂着肚子等了一会
儿,就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等他再爬起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虽然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但他人已经迅速掀开被子下床冲进了卫生间,撑住马桶把能吐的都吐了。单手按住鬓角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好像是真的病了。

他光着脚走到床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才四点多,连看门的老大爷都还没醒。吐完也感觉好一些了,叶修就没想着要去医院,只是蔫哒哒地半靠在床上刷微博。

但是我们都知道,身体好的人一旦生病,大多不会是小问题。所以在把胆汁都吐干净了之后,叶修边咳嗽边打了一个电话。

他最近通话都是与霸图的人,不管是哪一个能过来看看他都好。可他没想到的是,这通电话打出去四秒钟,话筒里传来对方已关机的声音。

“卧槽…”叶修在心里嘟囔了一句。他胃疼得厉害,头也疼,吐得根本站不住只能跪在地上,出冷汗出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汗水顺着打缕的头发滴到眼睛里,整个人狼狈极了。

他把手心贴在额头上,感觉到手心冰凉,额头滚烫。

他用手抹了一把眼睛想再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湿得按不开指纹锁。

那个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只能徒劳地向后靠在墙上。毛巾扔在洗漱池里被水龙头哗啦啦得冲着,声音大到他没听见手机铃声。




猜猜是谁打的电话?

2017-09-11张叶
评论-2 热度-17

评论(2)

热度(17)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