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1)

哨兵向导设定  我们还在打仗√

主要设定参照攻陷叶修特别行动组,星河灯塔以及天职

各种私设各种bug

隐all叶   主产各种温柔的叶神

以下正文↓

 
 

喻文州看了看外面渐渐亮起来的天色,轻轻揉着太阳穴,手指有些苍白。黄少天从门外冲进来看他脸色不好,又看见喻文州的量子兽北极狐蜷在桌角连头也不抬,猜到他肯定又是熬了一夜。黄少天不敢随意摆弄他只好担心地不住口地问“队长你怎么样头痛吗厉害吗你连着熬了多久了不要再看文件了你这样会垮的交给我你去休息一下....”

喻文州按着额角的手微微用力,“少天小声一点,我头晕。”黄少天瞬间噤声。

作为一个哨兵他是完全有能力把身为向导而且疲惫的喻文州以任何方式弄到房间休息的,但他不能。

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期,军部给蓝雨的命令是,死守当前战线。他们必须以一个兵团的战力来挡住对方几万大军。此时正值两方胶着对峙难得的整军期,喻文州必须抓紧时间考虑下一步应该怎样设防。所以蓝雨众人知道军团长昼夜不分昏天黑地也只能时时提醒喻文州多休息。

喻文州的北极狐突然从书桌上抬起头来,黄少天也看向门口。

“你怎么进来的?”

“那要问你们警卫了。”来者穿着身皱巴巴的作训服,身后慢悠悠地飘着着颗蛋。

“呦,文州没事儿吧,脸色不太好啊。”他大摇大摆地走到喻文州办公桌前,靠着桌角斜斜站着,顺手捞起北极狐扔怀里揉。

北极狐一脸受用,那颗蛋飘到喻文州身旁转了两圈。

“我说你是不是连着熬了几个晚上啊,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熬夜伤身,这手残就够要命的了万一肾虚了可怎么办啊文州大大。”

“靠靠靠老叶你什么意思啊我看熬夜这技能点点满的是你才对吧我们队长公务繁忙哪像你我跟你说既然你都流落到我们大蓝雨了没个十天半个月的别想走当我们这是动物园呢随便逛就是逛你也得打工给够了门票知道吗靠靠靠你对我们队长做了什么队长...”

“我说黄烦烦,他好不容易睡会咱们就别让他再受声化攻击了行么?”

叶修轻轻放下北极狐,狐狸蹭蹭他的手就又在桌子上沉沉睡去。

他对喻文州进行了暗示催眠,作为特级向导对方还精神力因疲劳削弱外带放水,要是不成功那就是撞了虚空双鬼。

叶修把搭在沙发扶手上的蓝雨军装外套给喻文州披上,跟黄少天一前一后出了门。

喻文州的压力太大了。

其实不光是喻文州,在这种敏感的时期,向导们的压力都很大。

他们本就没有哨兵的身体素质好,在战场上的精神力消耗却是哨兵的数倍。蓝雨被下达了如此艰巨的任务,每天都在竭力抗争。即使作为军团长身为向导,喻文州仍然战斗在第一线,几天几夜的战斗打下来哨兵都扛不住,喻文州下了战场换身衣服还要制定下一步作战计划。

这也是叶修为什么在兴欣战线不吃紧时便主动申请借调蓝雨的原因。

其实在很多人眼里,联盟的向导都是神话,这“很多人”里面包括黄少天在内的一大波顶级哨兵。

以叶修为首的战术大师里只有雷霆的肖时钦是哨兵,叶修甚至是特种兵出身,十项全能,在很多项目中无人能及。在单兵作战素质方面叶修和张新杰能够在联盟里排前十。身为向导的兴欣副团长方锐有“黄金右手”之称,高空导弹百发百中;霸图张佳乐的“百花”打法被敌军称为“根本无法突破的打法”;轮回的江波涛会在敌人最不警惕的时候获得胜利。甚至一度有“在向导面前,哨兵除了蛮力一无是处”的说法。

抗战初期,条件十分艰苦。战争开始得突然,很多地方军需军备都跟不上。像叶修韩文清这种第一批前线军官都是直接从军校还没毕业就上了战场。那时候别说兵了,就是军官也只能保证你一日三餐加夜宵馒头米饭管饱。军部虽有调高军官尤其是向导军官的食宿配备,但随即收到了来自以叶修为首的向导军官的联名电报。他们要求与其余士兵统一配比,无需特殊化。

叶修十五岁上军校,十七岁加入嘉世军团,十八岁就成为了军团长。随即联盟大范围招兵,等到第二批以及第三批士兵和军官上前线的时候,叶修早已年纪轻轻享有战名。他在之后担任了刚刚成立的兴欣兵团的军团长,一手培养出了数名高级军官。联盟考虑到兴欣毕竟年轻,对其多有照顾,加上军团长苏沐橙是叶修手把手带大的特级哨兵,无论是军事素养还是个人战力都是拔尖,所以兴欣的战线并不吃紧。叶修甚至有时间带着包荣兴各个兵团溜达,完美地体现了前后两代君莫笑“嘲讽脸T不走寻常路,哥就是十项全能有需求吱声”的拉嘲讽体质。

不过有了叶修的加入,黄少天也松了口气。

傍晚敌方来袭,黄少天带领大部分人正面迎敌,叶修要了一支坦克连划给包荣兴,并表示一会包子会上哪去你就不要问了。然后不知所踪。

黄少天点兵的时候发现...丫的包荣兴带着的连真的不见了,果然是跟着老叶找肉吃去了么。

黄少天是联盟中名副其实的“机会主义者”,尤擅长闪击战,不过以守为主的战役限制了他的打法。

叶修深知这一点,你让一个以攻击为主战略的孩子去保卫萝卜,那熊孩子多闹心啊。

于是在敌军冲锋陷阵杀到的时候,叶修从高空的直升机上一跃而下。扑面而来的绝对精神力压制直接拍晕了一大波对方的先锋哨兵。敌方后续部队一愣,惊讶地发现对面出现了一排炮口,他妈的没听说对方有派机械化连队啊,前指我们怎么办!!!

包荣兴站在最中间的坦克里,一排坦克一字排开,叶修从跳伞下爬出来,站在一排大家伙面前。

风卷起他耳鬓的碎发,他身上还穿着皱巴巴的作训服,一人而立于两方之间。他抬起手,一挥而下,联盟的旗帜在指挥坦克上正随风飘扬。他身后是包荣兴对着对讲机大吼“开炮!”

一时间敌方大乱。

...

对方愣了...丫说好的开炮呢!!!包荣兴严肃地对着对讲机说“刚刚的阵势摆的很帅,这次我们要真的开炮了,再说一遍,这次不是演习。”

然后硝烟战火把对面打跪了。

“嗷嗷嗷快换机械化炮兵连嗷嗷嗷我们要被轰完蛋了...”

然后黄少天像狼一样带着人扑了上去。

这场并不算太大也并不算太小的的战斗莫名其妙地以蓝雨的胜利结束了。

叶修又跟了几场战役,其中一场跟黄少天两人一左一右带兵杀了对方个措手不及,蓝雨这边不仅守住了防战,甚至将战线向对方阵营推进了不少。

叶修看差不多就走了,带着小狼崽子包荣兴。黄少天还碎碎念老叶还会不会来啊门票钱还没还清呢...

叶修盯完蓝雨战线盯霸图,盯完霸图盯轮回...轮回不太需要他盯。于是叶修就回兴欣了。

陈果本来在看安文逸给孙翔处理伤口。包荣兴从外面踹开门,安文逸拿着酒精棉的手一抖,整个糊上了孙翔血淋淋的肩膀。

“嗷!”叶修听见屋里一声惨叫,爆了个手速抓住包荣兴,“包子等会进去。”然后咳嗽了几声大声喊,“诶诶里面的嚎的那个你叫的声音太大了,快点穿上裤子这还有青少年包子呢...”

“叶修谁脱裤子你给我进...嗷~”安文逸放下凶器扶了扶眼镜,陈果无奈得表示清白,“叶修你给我死进来,我们处理伤口呢。”

叶修“哦”了一声放了手,包荣兴一个闪身扑向了罗辑,“小弟有没有想我~”罗辑呵呵着驮着一米八八人型哈士奇拽着站起来也一米八八的真·量子兽·哈士奇一起扔到隔壁。

叶修凑过来看了看孙翔大大水汪汪的双眼,表达了一下听起来并不太出自真心的关心。“诶,你怎么跑我们这来了啊?”“我来当然是有任...嗷~安文逸你行不行啊啊啊”安文逸扶了扶眼镜“你不要乱动。”叶修拍拍安文逸,后者让出位置把凶器给他。

当时正是黄昏,孙翔半躺的床正对着窗户。叶修坐在床边,还穿着出去时候穿的那身衣服,几经波折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的,从军绿色作训服袖口露出来的一双手却白皙纤长,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用镊子夹了酒精棉正轻轻地擦拭他的伤口。

孙翔靠着床头,抬眼就能看见叶修陷在微微昏暗的光线里的侧脸,从这个角度看,叶修整个人都浸在一种说不出的认真之中,他的嘴微微抿起,细细地拧着眉,平日里看上去慵懒的眉眼似乎带着几分温柔。孙翔的视线又沿着他的眼神落到了叶修的手上。

那的确是一双很漂亮的手,说是精致并不过分。五根手指修长,指尖圆润,指甲修得整整齐齐,透着微微的粉色。

叶修示意他转转身子好处理后面的伤口,孙翔侧了身子,不自觉前倾了些,脑子里仍是刚刚的场面和叶修嘴角挂着的温温柔柔的微笑,一时间转不太过神。叶修以为他疼,想到这不过还是个孩子,还特意腾出一只手来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肩膀上。孙翔一瞬间僵硬了,他别扭了几秒就接受了叶修的...宠爱。因为离得近,他甚至闻到了叶修从外面带回来的土腥气和他头发上自然的香气。

叶修正在认真地给他的肩膀上药,药粉撒在皮肉翻开的伤口上,叶修甚至做好了耳鸣的准备,结果孙翔一声不吭。

疼晕过去了?

叶修揉了揉肩膀上趴着的毛茸茸的脑袋,孙翔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似乎所有的血液都奔着大脑去了。于是他别扭地埋在叶修肩膀上装死。

叶修怕他真晕过去了,侧了侧头把他从肩膀上扒下来,看到孙翔一张红透了的脸。

“怎么了这是?你这表达感动的表情不太对啊。”

这句话好像就吐在孙翔耳边,他看着叶修微粉的唇,大脑高速运转“他是嘉世出身我也是,他二十多我也是,他单身我也是,他是向导我是哨兵,所以我可不可以...”

然后大脑死机了,理智的弦像被剪的韭菜一样齐刷刷断掉,孙翔凑上去,越来越近。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干什么,不能,不能,不能这样。

于是他凑到叶修耳边,贴近,大吼了一声“疼!!!”

叶修捂耳朵表示孩子别扭怎么办,出门左拐找老韩。老韩不在怎么办,看哥把熊孩子揍得脸像老韩!

不过看在熊孩子伤着的份上就不动手了。

 
 

Tbc

作者叨逼叨:

逗自己玩儿系列文

不知道接下来会写什么不知道接下来写多久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新

大概挺多bug的吧请见谅不过我写的挺开心的

码这么多字真是要肾虚了向那些日更而且章章上万的太太们致敬

老叶大概不会和任何一个人滚♂床♂单或者走向奇怪的发展因为我是一个妥妥的肉废文手所有文都主清水也因为本文的目的是 苏 叶 神

最美好的爱恋是暗恋

让联盟的汉子们一如既往地暗恋下去吧反正打着仗呢哪儿有时间谈恋爱【严肃脸

好了就这样√

 

2015-06-07all叶
评论-9 热度-56

评论(9)

热度(56)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