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鹏程万里

私设满满 各种bug

说说那些年沐沐还在念高中的事儿√

以下正文↓

我叫彭程,是个高中老师。

我刚刚送走了一个返校看我的学生。那是一个女孩子,是我16届的班长,上学的时候成绩非常出色。

她已经毕业六年了。

她叫苏沐橙,电竞职业选手,热门战队队长,荣耀世界联赛冠军队的队员。

2016年,我二十六岁。在老家h市的一所重点高中当语文老师。

那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当班主任。

开第一次家长会的时候,我站在讲台上,看一个个即将进入高中生活的孩子局促而兴奋的表情,还有坐在孩子身边的随时准备扑上来问我各种问题的家长。

班级里只有一个学生没有大人在身边。她低着头在写什么东西,很认真的样子。我走到她座位旁边,俯下身子轻声问她“你的家长呢?”

女孩子抬起头来,抱歉地冲我笑了笑“他的火车可能晚点了,老师您先开始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会记下来给他看的。”

我笑着点头,注意到她的笔记本上记的好像是菜谱。

突然有人敲门,推门进来的是个不过十八九岁的男孩子,穿着一身运动服,微微喘着气。我以为他是找我有事的高三学生,却见他径直地向这边走来。

“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

没关系,明天早一点。

这句话在我脑子里过了几遍,差点就习惯成自然地说出口了。

“你是?”

“我是她的家长,我叫叶修。老师您好。”他说着伸出手来,我下意识地握了握,觉得这家的父母未免太不靠谱,竟然让哥哥来给妹妹来家长会。

高一的新生首先要参加军训,我向家长们说明了一些学校的要求,并回答家长们和学生们的问题。然后给每桌都发了表格要求填写。

大概两个小时以后,家长会结束了。全班最年轻的家长牵着他家小女孩的手,离开了。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莫名觉得温暖和心酸。

第一周,我按照开学时填写的个人信息和他们的表现给学生分配暂时的职位。现在的孩子大多都小小年纪样样精通,尤其是女孩子,几乎个个都是学过琴棋书画的大家闺秀,一个文艺委员我都要思来想去很长时间。但有个女孩子不太一样。她的兴趣特长写的是荣耀。

作为一个游戏老手和荣耀粉,我几乎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笑了。

我认认真真地把她的资料看了,她叫苏沐橙。家庭成员那一栏里只有两个人,叶修和苏沐秋。

叶修我已经见过了,是她的哥哥,与她相差不过三四岁。这个苏沐秋明显应该是她的兄弟姐妹一类的,那她的父母呢?

虽然我跟好奇,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晚一点再问。

学生们渐渐熟悉,并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圈子,我一边留意着苏沐橙,一边注意班级里每个同学的性格和行为。

开学第一次月考,苏沐橙考了全班第一,全学年第十。

我知道,这是个很优秀的孩子,即使一次考试成绩并不能证明什么。

月考总结之后是班委竞选。我给了孩子们绝对的民主让他们自行选举,并且全程回避。

走出班级时我就已经猜到了结果。

苏沐橙当了班长。

她长得漂亮,脾气很好,同人说话总是温温柔柔的,各科成绩都很出色。副班长来交作业的时候跟我吐槽“这个妹子简直了,打起游戏来一点也不含糊,上次直接把我打跪了。”我并不反对学生打游戏,只是监督他们不要沉迷。副班长是我在公会里带的二团的精英,荣耀技术相当不错。只是我没想到,这个苏沐橙这么让人惊喜。

我从一对语文课代表那了解到,男孩子们很喜欢她,因为这是一个可以一起打荣耀的女枪炮师。女孩子们也很喜欢她,因为她低调,不出风头,跟人交往分寸刚刚好。

苏沐橙作为班长要给班委们开会,我带着耳机坐在班级后面装作写教案,其实暗搓搓地在听熊孩子们的机密。她似乎没什么领导能力,只是把问题提出来,然后大家讨论,副班长拍板,她负责记录。其实...不像班长而像个记录员。

期中考完试开家长会,叶修准时到场。作为第一名的家长他不得不被教导主任推上讲台分享经验。

叶修真诚地表示“我平时打游...额咳咳...工作很忙,也没什么时间陪她,她学习上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真的没什么教育经验。”

教导主任恨铁不成刚,用教育高三犯事儿学生的语气问“那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叶修的眼神落在倒数第二排的苏沐橙身上。

“沐橙,我们为你骄傲。”

苏沐橙微笑着看他,慢慢红了眼眶。

台下的掌声响起来,叶修回到座位上揉了揉苏沐橙的头。

第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苏沐橙的班长当得不温不火,比起隔壁班班长大刀阔斧改班规最后学生起义撤班长来说实在不能让我更省心。

学期末考试苏沐橙全班第二,第一是副班长。

我以为苏沐橙作为小学霸还是女孩子可能会接受不了这件事情,但她似乎无所谓,甚至在荣耀里开擂台放倒了班里所有打荣耀的男生。

全程我都开着小号围观,看到体委夹带着Q_Q表情符幽怨地质问“班长你平常那么温和,怎么荣耀里这么凶残嘤嘤嘤”

苏沐橙是开了麦的,一个我曾听到过的男声说“她正常打的,是你太嫩。”

我抚额,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们最不能小看他,不然少年会以死捍卫尊严...

所以我们班五大三粗的体委那边稀里哗啦像是什么东西倒了,然后他要求

跟叶修JJC。经过两次家长会,班级里的同学几乎都知道了叶修是大苏沐橙四岁的哥哥。职业不详,不过...更多人还是觉得他出来工作的年纪实在小了些。

叶修问“你想跟哪个职业打?”

苏沐橙在边上小声说“你别太欺负人家啦。”

体委怒了“你以为你是叶神全职业精通啊,快别装了,开着大号咱们竞技场!”

叶修“大号容易上世界,我开个小号来。”

体委怒气值max“你他妈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啊,顶多高玩一个上毛世界。”

我打字“咳咳。”

体委私戳我“老彭我错了。”

“...”

不少人都跟着他们俩去了。我私戳苏沐橙“沐橙,跟老师来一把?”

“好的啊。”

叶修在旁边小声说“别留情面,照脸揍。”

...我听得见的哦。

然后我被苏沐橙迅速打跪。

那边的孩子们都回来了,一个个拜大神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催促孩子们去学习,但这帮都打着期末的名号不听我的话。

苏沐橙说不玩了要去看书,然后果断下了账号。叶修懒洋洋地问“沐橙学习去了,你们呢?”

孩子们纷纷扔下游戏去学习。

我内牛满面...平时都没大没小喊我老彭,遇到个叶修就唯命是从,我作为班主任的威严呢?!!

叶修问“你这也不行啊,作为班主任的威严呢?”

...

放假之后我挨家家访。等轮到苏沐橙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我按照表格上的电话打过去,一个男人接了,听声音似乎比叶修还大一些。知道我是苏沐橙的老师后嚎了几嗓子小队长,那边就响起了叶修的声音“老师您好,有什么事?”

我说明了要家访,他让我找了个就近的建筑物等着,不一会我看见他叼着烟走过来,但在走到我面前时,他的烟已经掐了。

我暗自念着他不是我的学生他抽烟不受处分才把想教育他的心情压下去。

苏沐橙的家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看楼的外观年头已经很久了,上了三楼打开门,我坐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是一个一室一卫的小公寓,进了门是一个长条形的小小的厨房,转个弯是两张拼在一起的单人床,中间挂着拉了一半的帘子,床边的小桌子上放着的大概是饭菜,因为被瓷碗扣住看不出是什么菜。

叶修看了看窗外半黑的天色,问我要不要尝尝苏沐橙的手艺。

我目瞪口呆“沐橙...做的?”

于是我们边吃边聊。叶修从炒鸡蛋里用筷子挑出蛋壳低着头轻轻笑,又抬头跟我说“享口福也是要有代价的,小心嗑牙啊。”

我琢磨着时候差不多了,就装作不经意地问“你家,是什么情况?”

“就你看到的这样。”

我心里一沉,犹豫着开口“苏沐秋...”

“苏沐秋是沐橙的哥哥,去年过世了。”

“...抱歉。”

敲门声响起,叶修站起来开门,留我一个人坐在那自责说错了话,转头就看到叶修后面跟着苏沐橙和...活生生的吴雪峰!我是一只妥妥的嘉世粉,比赛场场不落当然认得出嘉世副队长。一开始是想要签名的,但又觉得我是来家访的,太狂热有损我人民教师的身份,只好含泪忍住了。苏沐橙乖巧地鞠躬问好,放下书包跟吴副队走了。

叶修重新坐下来“你是沐橙的老师,应该知道她的家庭状况的。”

我斟酌着回答他“如果不想提起的话,就不必了。”

叶修笑了笑“沐橙和沐秋是孤儿,捡了我以后我们三个一起生活。去年沐秋车祸过世了,现在家里就我们俩了。”

我听着心惊“你不是沐橙的亲生哥哥。”

“不是,但也差不多。”

这个没有血缘的哥哥,就是苏沐橙的整个家。

我看了看这个又小又简陋的“家”,忍不住问“你才十九岁,有经济来源吗?”

“不要小看人啊,我是有工作的,有工资。”看到我的眼神,他又笑着说“这房子是当时我们一起住的,现在虽然也有钱了,但是这儿才是家,也不准备搬了。老陶...呃...我们经理正在建宿舍,以后我可能会带着沐橙到那儿住。”

“那你的工作是?”

“我是打荣耀的,唔...职业选手。”

问到这里就差不多了,他虽没有明说,但h市只有嘉世一家战队他肯定是嘉世的没跑了,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我没见过他也没听说过,但作为家访来说有些东西我不该问的。

等等...不会...是那位不露脸的队长吧。到很快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名字根本不对嘛。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叶修自己才十九岁,一面要比赛训练还要照顾妹妹。沐橙的哥哥苏沐秋更不容易,一个人把妹妹拉扯大。

他们能把苏沐橙教育得这么出色,一定也是非常优秀的两个人。

新的学期开始又结束,这学期的家长会为了照顾叶修我把重要的事情半小时说完然后放他走。

家长会很不巧的与他的比赛时间冲突,苏沐橙告诉我这次是嘉世和微草的线下赛,即使不是正式比赛,我也同意帮忙。我是真心佩服他的不容易,苏沐橙这孩子也让人心疼。我觉得这点忙能帮就帮了吧。

嘉世夺冠了。

苏沐橙很高兴,趁着周日,她开JJC把这群男孩子全灭了,包括我这个班主任。

但我有点担心,苏沐橙从期中之后,再也没考过第一。她总是跟副班长差几分,又比第三高几分,不上不下地稳居第二。

高二分文理副班长学了文走了,我以为苏沐橙会重新成为第一,但不料以前总考第三的小姑娘忽然上了猛劲成绩竟然比副班长之前的成绩还要好。

苏沐橙只是第一次被她落下十分,之后便次次只差五分之内得考第二。

她始终保持微妙的第二名状态。

高二下学期,隔壁班里的一个男生光明正大地追求苏沐橙,这个孩子是学校一霸,仗着手下小弟众多在学校里横行霸道。他带着人把苏沐橙堵在班级门口表白,体委和一干男孩子不乐意别人欺负自己班的女神,冲上去就要真人pk。苏沐橙微微一笑很倾城,分开两波人,跟隔壁班的说要是你荣耀赢了我就在一起。

那时苏沐橙的水平还仅限班级里的人知道,对方乐呵呵地约了时间,比赛前还开麦表示自己没有找代打。

我听说了这事儿,也暗搓搓进房间看苏沐橙单方面吊打对方。小伙子耍赖,找了一波人准备轮刷苏沐橙,这边体委开着麦已经不顾我的存在在骂孙子了,我就默默地看着苏沐橙马不停蹄地干掉了对方小半个个团,不说话。

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都知道苏沐橙强,对方有的人也实在是水的不够看,但完全没想到这妹子已经强到这种地步。

我相信班上很多人都觉得大概叶修代打了一会,但我看了眼手机上正放着的嘉世对霸图的比赛直播,意识到苏沐橙已经不是普通高玩了。

叶修可能有意地培养她为职业选手,但苏沐橙成绩优异,考个名牌大学绝不是问题,她又懂事,我相信即使喜欢荣耀,她也一定只是把它作为业余爱好。

隔壁的土霸王准备硬上弓,带了小弟在校门口逮人。没料到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校门口。

车上下来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都带着墨镜。这魔性程度直追电视剧的场面把熊孩子们吓得倒抽一口冷气。苏沐橙堪堪路过校门,头也不抬地继续走。

其中一个男人喊她“沐橙。”

苏沐橙向疑似黑社会的一帮人走去,上了车,走了。

校门口的学生都炸了。

等这件事传到我这的时候,已经变成苏沐橙她家是黑帮,帮里的高层都穿运动服,他哥年纪轻轻掌握整个亚洲军火生意谁要是惹了她中国就没了...

班上有不少人问她这事儿,苏沐橙笑“别听外面瞎传,他们那是刚拍完广告。”

于是版本又演化成了苏沐橙是黑白两道翻手为云的女帮主,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隔壁那个男生臣服在了黑社会千金的背景下。

三年终于是过去了。

苏沐橙已经被看好一定能考进名牌大学,我们这几个带了她三年的老师都开始为她注意适合的学校。

但三年来我始终不知道叶修在嘉世这个队伍里是什么情况。

高考的时候,叶修没有来。六月正是季后赛,嘉世再得一冠的几率很大。

苏沐橙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从始至终一个人参加高考的学生。

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状态很好,甚至在考完据说很难的理综之后还跟我说她今年的生日愿望是嘉世拿冠军。

我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她眨眨眼睛说因为叶修知道,所以一定会实现的。

她的信任会有用吗?

我猜会的。

高考成绩出来了,苏沐橙考得极好,全校第五。虽然上不了Q大B大那样的顶尖学校,但其余的应该都没问题。

报志愿之前,班主任是要找每个学生谈话的。

苏沐橙跟我进了办公室,我先例行地跟她说明了一些她需要知道的东西和我建议她报考的大学。

然后纯粹就是聊天。我好奇地问“为什么这次考试发挥得这么出色。”

“只是正常考啊。”

“那你为什么故意考第二?”

“...考第一的话你不是又要把叶修弄上讲台讲话了么。他那么懒得动,连记者会都不参加,我怎么能让他被家长围捕呢?”

我哑然失笑,原来是这样。“他是...那位?”我故意没有说出来,但我知道苏沐橙肯定懂我的意思。

“是啊。但是老彭你不要告诉别人啊,封口费嘛,我可以帮你要签名的。”

我笑着答应。这丫头早知道我是叶秋的粉了。

我让她在我的笔记本上签了名。不仅是纪念,我总觉得这份签名会很有价值。

她临走前我说“彭程祝你鹏程万里,荣耀加身。报个自己喜欢的学校,老彭看好你。”

她有些发愣,半晌才说“谢谢您。”

嘉世夺冠了。叶修创造了一个王朝。那个夏天,苏沐橙没有回学校。直到九月中旬各地大学都已经开学,我们仍没有接到苏沐橙的录取通知书。

我突然想起副班长提起苏沐橙时同我说,他是真的佩服这个女孩子。三年来,她成绩优秀,却也不曾停止玩荣耀。

上高三之后,我就没有再和苏沐橙打过,我不知道她现在的水平如何,有荣耀教科书在身边亲身教导,她大概

已经达到职业选手的标准了吧。

但这会毁了她的。

那时联盟里并没有女选手。苏沐橙的成绩出色,长得漂亮,她的前程应该一片光明,而不是去当一个职业生涯只有数年的电竞选手。

我承认,即使是叶秋的粉丝,也同他有过接触,但我还是无法理解叶秋同意苏沐橙成为职业选手这件事。

第四赛季的选手是黄金一代,联盟里的女选手让人刮目相看。苏沐橙第一次参加联赛便和叶秋拿了最佳搭档。直到第十赛季结束,世界联赛结束,苏沐橙带着一身荣誉回来见我,看着面前已经长大的我的学生,年过而立的我觉得鼻子发酸。

苏沐橙是和叶修一起来的。他见到我之后,先向我道谢,算是补上了六年前应该在发录取通知书的家长会上说的话,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

我接过来收好,即使不看我也知道那是苏沐橙当年答应我的叶修的签名。

我又想起笔记里那份苏沐橙的签名,世界邀请赛之后荣耀迷千金求苏沐橙的签名,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个所谓的价值竟然真的是指值钱。

叶修在门外等着,苏沐橙抱了我,认真地说了对不起。

我知道她是为当年辜负了我的期望而道歉,但这根本不必。作为老师,我只是想她无论在哪里,做什么,能对得起自己便好。

许多年来我都为之骄傲和欣慰的学生苏沐橙,当年我祝福她鹏程万里,预感她将荣耀加身。

而她也的确鹏程万里,荣耀加身。

Fin.

我想那些年的叶神一定很不容易,那些年的沐沐一定特别优秀,为了成为职业选手放弃了很多,一路走来,他们都踩着自己的辛苦和心酸坚持。

叶修和苏沐橙,我们为你们骄傲。

希望你们的未来鹏程万里,荣耀加身。




评论

热度(48)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