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邪瓶

邪瓶

邪瓶

无误请继续↓

我们去流浪吧,就我,和你。

好。

于是这个在斗里持刀浴血而立的男人,背着黑色的双肩包,穿着蓝色的连帽衫,跟着另一个抛家舍业的人,走上一条他并不知道最后会在哪停止的路。

我们每到一个城市,不坐地铁,不乘公交,就只有两个人,肩并肩地沿街走着。路过的人匆匆忙忙地路过,擦肩的人低着头与我们擦肩。下雨的时候,小哥从不撑伞,小雨打湿了他的发梢,将眉眼淡淡地晕开,有种水墨的美感。

他伸手擦我被雨滴湿润的脸,然后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被我抱住。

小哥,这样的生活,你喜欢吗?

恩。

我与他近得几乎是脸贴着脸。能听到他的回答,很轻。像是羽毛一样在我的心上刮了一下,细细的痒痒的感觉。

我拉着他走进一家粥铺,面前是各式各样的粥和小菜。我去找碗和碟子,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正坐在椅子上发呆。

他总是在发呆。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是那些疼痛的,不知终归何处的从前。那些有我的,和没有我的从前。

于是我拿着碗,面对他坐下,看他漆黑的眼睛和微乱的发。

他总会想起来的,想起我,想起胖子,想起他的刀,想起斗里九死一生的日子。

天色已经晚了,粥铺里只有我们一桌没有点菜的客人。

我就这样静静地等着,直到老板提醒我们要打烊了。我将小米粥和一点咸菜打包好去结账,收银台上打游戏的年轻老板看着我笑了笑,将粥和菜都免费送了我。

我道了谢,牵着小哥离开了。

等我在酒店的浴室里洗了澡出来,小哥已经躺在床上了。他还穿着浴衣,抱着床上松软的枕头,侧身睡着。我将他团了团塞进被子里,就着半搂着他的姿势看他惊醒,然后拍拍他的背示意是我。

他马上放松下来缩在被子里沉沉睡了。我检查了门窗,发现已经被小哥全部关好锁上。茶几上放着小老板送的粥,我在沙发上坐下,端起一次性的塑料碗喝了一口,温的。

他用热水温过了。

我回头去看他。屋子里只开了两盏床头灯,昏黄的光撒在白色的床上,撒在他微微拧着的眉上。

屋里很安静,我伸手想要去摸看起来十分温暖的灯光,最终却是将手按在了胸口。我听见自己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

扑通,扑通。

我忽然觉得满足极了。

我现在没有了威风凛凛的名号,没有了唯命是从的手下,没有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热血,没有了我前半生用尽所有去寻找的东西,我放弃了很多,但是他放弃的更多。我是真的爱极了现在平静的生活。与他一起走过大半个国家,尝试不同地方的食物和风俗,偶尔像以前一样找个没人的山林野营。

他不是道上的哑巴张,我不是杭州吴家三爷,只是两个相依的旅客。

这样的生活很好,不会受伤,我没有别的要求。*

FIN.

作者叨逼叨

算是随笔吧完全就是无设定无时间线无文笔的三无产品...

虽然是邪瓶但我媳妇儿表示邪瓶邪无差风好吧请君随意。

最后一句不是原创,很喜欢所以改改用了要特别声明一下。

原句是:

这个世界很好,不会崩塌,他没有别的要求。

评论

热度(9)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