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副官(1)

各种私设各种bug

食用愉快。

 

叶修在联盟服役十一年,这期间他身边的副官换了一个又一个。有人调侃他换副官就像他弟弟换女朋友。然而,这位年方二十九的中将是个黄金单身汉。他早些年忙着带兵打仗,没空谈恋爱,后来仗打赢了,他忙着打游戏,军务堆成山,全靠副官处理,他还是...没有时间谈恋爱。叶将军大龄未婚连个女朋友都没谈过,以至于已经退休好多年的老叶将军三番两次暗搓搓地把追二儿子的姑娘截了胡安排去和大儿子相亲。

对此叶家老二叶秋顶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表示:我是个国安处的特工。我出任务的时候一般都会有搭档。我顶头上司曾经在婚介所卧底有谜之职业病给我配的全是女伴我有什么办法。哥你要相信我天天换女朋友都是谣传,我和她们真的是清白的,特别清白,十分清白。

咳咳,扯远了。叶秋清不清白一会再说,反正我是不信的√

叶修将军换副官的原因,有很多。不不不不是因为他不打仗了以后就吃(chao)喝(feng)嫖(lian)赌(T)所以副官都深明大义地踢了他辞职不干。不不不也不是因为他嘴炮技能max太欠揍导致副官们因为想掐死他觉得自己内心太阴暗纷纷投案自首。虽然他描述换人纯粹是他的个人意愿,每个副官上任离职几乎走同一个流程(如下)

共事时间太长→审美疲劳→想抽烟→政委陈果不让抽→心塞→给老冯打电话→换副官→重复...

但官方表示叶将军素有教科书之称,无论是军事素养还是个人战力都是极好的,有强大的军事影响力,可以熏陶教导年轻军官茁壮成长...个毛。冯主席怒掀桌:周泽楷跟了叶修一年,回来之后竟然学会嘲讽了,跟人打招呼不说你好说呵呵!

但叶修的前副官们的确表现出了极高的素质,叶修他老人家就像是栽果树一样折腾出了一茬接一茬的水果...或者说是优秀军官。如今这位虚胖的(雾)果农觉得自己的使命完成的差不多了,要求回家养老。他工工整整地写了份报告交给联盟,表达了一下他为了打仗这么多年连年假都没有大年三十还在军营听一帮熊孩子鬼哭狼嚎单身狗嘶吼没媳妇儿十几年下来身心俱疲求退休的强烈愿望。还友好地提醒了一下如果不批的话他从头发到脚趾盖的旧伤都可以犯一次。冯主席被这样言真义切的语句感动地热泪盈眶(并没有),当即就发下来通知说叶修同志为联盟鞠躬尽瘁辛苦了,可以收拾东西告老还乡了。我们全军恭送将军咱们再也别见了。

这份下给兴欣内部的通知在送达之前莫名其妙地被泄露,引起各个军区的喧然大波。代军区代表纷纷表示了不(you)舍(yuan)之情。

韩文清黑着脸“才多大年纪就退休,没出息。”

张新杰恨铁不成钢“前辈难道没有抄我为他定下的由内而外保养自己暂缓衰老恢复青春活力还他十八岁的作息时间表?”

方锐顶着水汪汪还很真诚的大眼睛对着电话话筒哭唧唧“老叶你憋走,兴欣需要你嘤嘤嘤。”

周泽楷大义凛然“等出去了,就去看前辈。”

休婚假的苏沐橙和莫凡各种鼓励“要争取攻略或者被攻略啊。”

然而那时叶修并不知道这些。被关了整个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的叶将军正兴高采烈地扛着他的包袱卷儿在包荣兴(现叶修副官)的嫌弃走太慢的声音里像个包袱卷儿一样被扛起来,然后扔上车。

叶修窝在副驾驶上感觉美好的日子正在向自己招手,手里拿着包荣兴塞给他的厚厚的笔记本。

“我走了啊。”叶修摸摸包荣兴的头。

“老大慢走,我一定不负老大期望,好好做人,让兴欣早日称霸联盟!”

“...”

汽车发动,叶修回头,看风中的包荣兴站姿挺拔犹如一棵小白杨。

司机大概是被交代过将军又懒又嘲讽一路无话地把人送到家门口然后在叶修下车后马不停蹄比来时更快地回去了。

可是我的行李还在车上...叶修忧伤地想。

叶秋正好这天中午回家吃饭,在门口get到一只新鲜的空着手的莫名忧伤的亲哥,顺手就给牵回家了。

晚饭特别不正常的丰盛。叶修看着一桌子菜心里咯噔一下就知道大事不好,估计是被相亲了。这种感觉直到叶老爷子笑咪咪地坐下后更加强烈,几近坐实。双生子邪乎的感应让叶秋也预感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他虽然绯闻传得满天飞,但叶家二老还是很清楚两个儿子几斤几两的,这两个都是情商刷到别地方去的主,都没能让他们有个准儿媳妇儿来乐呵一下。

叶修僵硬地扭头,与叶秋对视了一会儿,同时悲痛地点了个头。门铃一响,兄弟俩吞了口口水,因为爸妈竟然都去开门了。听脚步声似乎来了两个人,感觉到噩梦的逼近,叶修猛的站起身来,叶家二老和来者刚绕过玄关看见餐桌,就见大儿子一头栽下去,二儿子扑过去把人抱住,回头惨烈地喊“爸妈,哥晕了!”

几个人冲过去看叶修被叶秋搂在怀里脸色苍白一头的虚汗,叶秋抬头一看,虎躯一震。来者之一单膝跪地,一手扶起叶修的头一手不知从哪掏出个布包,另一个来者熟练地打开布包,一看这架势,叶秋的手抖得跟得了帕金森一样,手心里的汗糊了叶修一胳膊。那人老神在在地从那布包里抽出一根针就要扎,叶家二老也不拦着,叶秋深吸一口气赶在针落下之前用力摇晃叶修,叶修感觉不对马上睁眼睛,虚弱地看了看身边一圈人,然后后背一层虚汗。

“你没事吧?”

“没事...你们俩怎么来了?”

“我看你似乎不太好,回头我给你好好看看,嗯?”

叶修被那个百转千回的尾音吓得眼神发直,还没来得及张口回绝就听另一个人说,“我看也别回头了,把他弄房间去你现在就给好好看看得了。”他边说边将叶修从叶秋怀里扒拉出来,叶秋本来还准备誓死抗争保护老哥,但看爸妈都挺同意地点了头,又被拿针的那个淡淡瞥了一眼,就眼神死地松了手。

这两个在五分钟前还疑似相亲对象的人对叶家简直是熟门熟路,正一个扶着叶修走楼梯一个安慰叶妈妈别担心。到了二楼楼梯拐角楼下的人实在看不到了叶修腿一软差点就又栽一回。扶着他的人直接把他打横抱了起来,叶修本来还想挣扎一下,但抱他的人态度强硬还臭着一张脸,叶修就放弃了自我,老老实实地把头搭在对方肩窝不动弹了。

叶·易碎物品·修在被好好摆放到床上之前就已经成功地在代步机走几步路的时间里困得只剩一口气,脑袋一接触松软的枕头,就舒服地蹭了蹭,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他还记得嘱咐后事,“老孙,拉窗帘。”

床边的孙哲平看他眼底一圈淡淡的青色,走过去将窗帘拉好,又在床边坐下。等另一个人推门走进来,叶修已经睡得团成一团儿,他轻声问孙哲平:“睡了?”孙哲平低低地应了,顺手打开了叶修的床头灯。

昏黄的灯光一亮,孙哲平棱角分明的脸被打上一层柔软的光,他起身让位,看叶修的手腕上被搭上三根手指。屋里很安静,叶修绵长的呼吸声就在身边,让床边的这两个人都刻意地放轻自己的呼吸。把脉的人转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药箱,不小心碰倒了床头灯旁边的笔筒,里面的笔噼里啪啦撒了一地,叶修的呼吸一滞,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蹦起来,真累成这样?”因为正蹲着捡笔,孙哲平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这不是知道你们俩在屋子里么,不然我就直接上手掐脖子子了。”他打量了一下床边,“我说大眼儿,你自己偷偷来多少趟了,我都不知道药箱在哪你竟然能翻出来。”

“本来就是我放在这的。”王杰希弯腰捡起最后一支金色签字笔放回笔筒,“你病例呢?”

“...在包里。”

“包呢?”

“大概已经送回包子那了。”

“...为什么你退役不带行李。”

叶修拒绝回答。

 
 

Tbc

 

2015-08-03all叶
热度-46

评论

热度(46)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