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别做梦了

脑洞大,人物略微崩坏。
韩叶。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确认无误请继续。

这个月,韩文清收到了一大堆粉丝的小礼物。

抱着回宿舍的时候他想,这是正常的。因为几乎每个选手都会每个月收到大量的表白信投喂零食手工礼物工艺品什么的。算是一种偶像福利。

回到宿舍,韩文清拆开战队帮忙分装好的纸箱,发现里面满满的都是书。

没错就是你心里想的那种。

韩文清对着一整箱R18懵逼十秒种,他想,这应该是正常现象.....吧。这个圈子这么火,没几个被凶残的粉丝yy的cp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全明星。

但是韩文清还是很心塞,直到他在一堆韩x各个战队的小伙伴里找到一本韩叶。

他皱着眉头十分小心地把那本拎出来。

封面素净极了,黑底的图上只有一根燃着的香烟。书名是,韩叶OnLine。薄薄的一本,比起拿着看起来香艳无比翻开封面就能打开新世界的小黄书口味清淡多了。

然后他鬼迷心窍地把书随意翻到一页瞥了几眼。

之后,韩文清黑着脸把这本书扔回箱子里,用胶带缠了左三圈右三圈,扛着到楼下的花坛里,埋了。


早上七点,韩文清从梦中醒来。

闹铃在他床头蹦哒地欢快。

韩文清一手按着闹钟,一边想那个让人心跳过速的梦来。

梦里,叶修眼角湿润脸颊绯红。轻轻笑着跨坐在躺在沙发上的韩文清的身上,拉开了自己身上穿的霸图队服外套拉链。

外套大了一圈,胸前的队徽下还写着HWQ的缩写。

韩文清的脑子嗡的一声。

叶修穿着他的衣服。

骑在他的身上。

非礼x他。

韩文清大大受到了会心一击,进入了眩晕状态。

身后没有奶,包里没有药。眼前一只boss持续开大招,正在解自己白衬衫的扣子。

一颗,两颗。

修长纤细的手指灵活地绕着扣子打转,却故意吊着人的胃口不再继续向下,领口散开露出的锁骨明显而诱人。

韩文清只剩下血皮,仍在拼死挣扎。他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睛,甚至屏住了呼吸。

有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蹭到了他的唇上,沿着唇形慢慢移动。韩文清忽然睁大了双眼。因为他意识到,游走在他唇角的是叶修的嘴唇。

叶修趴在他耳边呵气,声音慵懒性感,“老韩,我想上你。”

韩文清大大遭受舍命一击,只剩最后一滴血。

叶修的脸贴着他的,温暖得要命。韩文清盯着白嫩嫩的锁骨看了半天,终于在上面咬了一口。

看着暗红色的暧昧痕迹在一大片白花花的皮肉上面明显得很。

我完了。

韩文清想。

他伸手握住叶修的腰,将只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衫扯了下来随手一扔。

扣子崩落一地的声音像是砸在韩文清心里,把那些所谓的矜持和固执的底线砸得粉碎。

触手的肌肤滑嫩细致,柔软的腰肢盈盈不堪一握。

我想要他。

管他什么世俗什么未来什么前因后果什么兄弟情谊。

我特别想要他。

就现在。

于是韩文清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叶修打横抱起,扔到床上。

叶修在黑暗里挑逗地微笑,双手环住韩文清的脖子。

他的气息里有淡淡的烟草味。

最后一滴血变成鼻血消失的时候,韩文清用力地吻了下去。

...没有然后了。闹铃响了。

韩文清黑着脸郁闷着去卫生间收拾♂自己。


全明星的第一天,韩文清在上台之前见到叶修。

兴欣的队服外套里面是白衬衫。跟韩文清梦里的一模一样。他情不自禁地喉咙一紧。

晚上,一帮人出去撸串,服务员将葡萄酒当成果汁端上桌来,叶修刚被方锐忽悠吃了一块变态辣烤翅,一个人一口气喝了三瓶葡萄酒。

叶修淡定地擦擦嘴,解开了衬衫的第二颗扣子。

韩文清坐他旁边烤串,脸被火烤的热腾腾的,不小心看到叶修脖子上的蚊子包,立即心猿意马起来。

叶修歪着头盯着韩文清那张微红的脸,自认为嘲讽地趴在韩文清耳边开口,“老韩,你脸红了。”然后piaji倒在韩文清肩膀上。

他呵气如丝,语气软绵绵的,听得韩文清心跳和血条下降速度携手飞奔。韩文清迅速地把手里半生带着血丝的串往黄少天盘子里一放,拿起串料罐在离盘子三十公分选的地方上下挥舞打出来几发烟雾弹。坐在对面的王杰希被辣椒粉糊了一脸,眼泪汪汪地看着韩文清因为手劲太大导致料罐盖子掉了下来,一整罐辣椒面倾泄而下,瞬间盖住了黄少天盘子里的肉串。

干完一系列事情周围的人陷入了迷之寂静。韩文清站起身来揽着叶修说,“叶修困了,我送他回酒店。”然后站起来同手同脚地走到门口,推了两次门都没有推开,围观全程目瞪口呆的苏沐橙连忙上去拯救了这扇门的性命,她一手将叶修的房卡交给韩文清,一手握住把手轻轻一拉,目送韩文清远去。

黄少天:............这能吃吗。

王杰希:............谁给我张纸擦擦眼泪。

高英杰刘小别:...........队长你憋伤心男儿有泪不轻...哭吧哭吧不是罪。

苏沐橙:.............感觉哪里不太对哎呀管他呢反正有有韩队。

其他人:.............

韩文清把叶修弄回酒店,叶修安安静静地往沙发上一歪,瞬间睡死过去。韩文清开了屋里的灯,十分纳闷叶修秒睡的本事怎么能练成这样。

在韩文清接了苏沐橙的电话后知道叶修是醉了,心里刷过的是一堆奇奇怪怪的哲学符号,一回头看见叶修正诈尸一样地直挺挺坐在沙发上拉拉链解扣子。

韩文清吐了口仙气做好了肾虚的准备,只见叶修把外套一脱,顺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韩文清:..........

叶修解开自己的所有扣子,迷离地笑:“嘿嘿嘿嘿....”然后自己又把扣子扣回去了。

韩文清:.........

你能想象那种肉在眼前自己给自己包保鲜膜的感觉吗。

韩文清伸手过去给叶修解扣子,领口大开的时候韩文清的眼神非常正直♂地落在了叶修脖子下方。

韩文清:.........他根本没有锁骨。

叶修感觉有人在摆弄自己,不太舒服地动了动。韩文清略微期待地浑身僵硬,由着叶修的动作胡来。

然后叶修往这边蹭蹭,一用力,韩文清被扒拉到了沙发边缘,半个屁股悬空。

韩文清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特别委屈:.........说好的骑乘呢。

韩文清黑着脸去卫生间弄湿毛巾给叶修擦脸,回来的时候看见叶修已经脱得差不多了。

他强行打断自己脑内循环播放的少儿不宜场景,沿着叶修的脸擦拭。脸擦完了,韩文清想,脱都脱了,就给他都擦一下吧。于是他一手垫在叶修颈后一手拿着毛巾慢慢向下,总会不小心碰到叶修的皮肤。

韩文清:..........一身汗,粘糊糊的,好嫌弃。

等左手移到腰侧,他忍不住去捏了捏揉了揉。

韩文清:...........软的,全是五花肉,还有小肚子。

叶修蹭过来揽韩文清的脖子,在他耳边哼唧了几句,“哥就是碾压全联盟,吊打老韩不是事儿。”

韩文清:...........我怎么这么想抽他,干脆顺着窗户扔出去让他在冬日的寒风中自生自灭算了。

叶修埋在他肩窝睡熟了,韩文清被细软的头发扎得痒痒的,心里一软就想把叶修抱床上去。

手伸到叶修腿弯的时候他还在想,梦境和现实都是相反的,但唯一值得期待的是公主抱好歹还是保留节目。

然而二十九岁的韩文清还是太年轻。

他掂量着梦里那感觉使了点力道,把人从沙发上抱起了一点点距离。

韩文清:...........靠,好沉。这家伙得有多重。

咬着牙刚一转身。

韩文清:...........闪到腰了。

Fin.
后期脑洞:众人看着老韩从叶修房里扶着腰出来,脑补了一出酒后乱性的戏码。老韩捧着幻灭的梦境破碎的玻璃心还被众人以为受到了荣耀boss的非♂人♂虐♂待♂。

咳,我真的是粉,cp粉,纯纯的。

2016-01-27韩叶
评论-25 热度-83

评论(25)

热度(83)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