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皇帝在上(1)

脑洞特别大,全篇魔性。
短,会完结。
更新周期长,时间不确定。
慎入。

叶修从喻文州身上爬起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他们正在赶往行宫的路上。

叶秋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三更天,他困得要归西。

因为叶修身边的崔公公不顾门口侍卫的阻拦以一打十像一条脱缰的疯狗一样冲进了他的房间。

然后把叶秋从被子里拎出来,按在地上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
秋王爷性情开朗身体健康学历优良啥啥都好朕甚感欣慰特赐皇宫一座龙袍一件皇冠一顶玉玺一件钦此。

叶秋正凌乱着,崔公公一拍手,身后呼啦啦涌出来一大帮人束发的束发帮换衣服的换衣服然后两个影卫扑上来给他封了几个周身大穴他就不能动了。

就这样,叶秋在被自愿的情况下称了帝。

然而,天下人啥都不知道。

因为当年叶修从江湖上被抓回来登基的时候,自称叶秋。

叶秋捏碎了一块桂花糕,传令让暗门的人去找叶修下落。

“启禀皇上,暗门首领黄少天领兵打仗去了,暗门没人管,已经全部追随黄大人脚步参军了。”

叶秋又捏碎了一块芝麻糕。

“他一个影卫打什么仗!”

“先皇许的!如今我朝大军左翼已经打到大洋东岸了。”

“他去那儿干什么!他怎么打到那儿去的?”

“回禀皇上,黄大人嫌太热在军帐前用神兵冰雨切西瓜,身姿矫健引得我军将士迷醉。先皇听说后给前线发了条密令,让黄大人去敌方阵营前叫阵,结果还没开打敌方半个军投降了。大人又从天而降用冰雨砍芝麻。敌我都惊为天人。有人认出此等切芝麻的身法源自江湖上的剑圣夜雨声烦,剩下半个军纷纷跑来讨要签名,咱们就赢了。之后的每一场,左翼大军都是这么赢下来的。”

“........”

“皇上,您手中这芝麻糕,都是黄大人一刀一刀切出来的芝麻粉做的。”

叶秋默默地把手里捏碎的糕点放了回去。

“既然暗门打仗去了,就给朕把禁卫军韩统领找来!”

“皇上......韩将军他也带兵去了啊。”

“一个黄少天不是已经征服半个地球了么,要韩文清干什么?”

“回禀皇上,韩将军带领右翼大军征服另一个半球去了。”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把他们都给朕找回来!”

崔公公眼泪汪汪地拿出一张韩文清的画像,“皇上您不知啊,这右翼的军旗就是韩将军的画像,韩将军举着他自己的脸往哪哪一戳,十里之内寸草不生活物不留。不然咱们怎么能不费一兵一卒还收到百万大军的粮草啊。小的实在是不敢去找韩将军。”

“哪儿来这么多人?”

“都是行军路上的百姓,听说拜韩将军可保家宅平安,都随军希望能亲手将钱袋交给韩将军呢。”

“.........”

“算了,不找叶修了。把大理寺卿弄来,朕要同他商讨国事。”

三个时辰后王杰希风尘仆仆地骑着扫把来了。

“王卿你怎么成这样了?”

“昨夜臣飞到观星台上观天象,太入迷以至于在徒儿拎着臣的扫把去够鸟蛋的时候没能发现,只好在观星台上凑活了一晚。若不是皇上宣臣,臣还在上面趴着呢。”

“哦。”

“谢皇上救臣下来。”

“得了得了免礼。所以说,你一个大理寺卿为什么要夜观天象?”

“皇上您还记得吗,除了大理寺卿,臣还兼职史官、参知政事、少傅少保、扫地大爷等一系列官职。”

“......最后一个是什么奇怪的官职。”

于是王杰希开始给他科普扫地大爷这个职业的上下五千年发展史,讲得叶秋一脸懵逼,完全忘记了当初召他来是要干什么。

然后王杰希就淡定地骑着扫把灰走了。

不得不说天上飞的魔法师大大转移话题的能力也是max

他才不会告诉叶秋他弄成这样是因为从京郊行宫飞过来的途中挂树上了呢。

————

崔公公传了午膳,宫女们端上来八个精致的盘子。

叶秋兴致缺缺地掀开一个,西红柿炒鸡蛋。

再掀开一个,蛋炒西红柿。

八个盘子一一掀开,剩下的六个全是西红柿和鸡蛋。

叶秋简直要崩溃了。

“我哥他....咳咳....先皇在的时候御膳不是这样的!”

“皇上,御膳房的方锐方厨子因为过于思念先皇,昨晚变成了一块点心。就您捏碎的那块。”崔公公一脸悲伤,“多好的厨子啊,当年被先皇赐名点心封号酥贵人赐住软香殿专门给皇上做芝麻糕和酥饼。可惜英年早逝啊...”

“我看过还珠格格。”叶秋说。

“皇上您要相信小的,这块糕点的长相,虽然已经成渣了但依稀有些酥贵人的神韵。您看这两颗芝麻,就是酥贵人那一双会说话的真诚之眼啊。”崔公公捏起一点糕点沫沫,把芝麻挑出来给叶秋看。

“朕还看过还珠格格二之香妃骗皇上说是变成蝴蝶飞走了其实是跟人私奔了。”叶秋面无表情地说,“而且你刚才还说这芝麻糕是黄少天砍出来的芝麻粉做的。”

“方厨子跟先皇私奔了。”崔公公严肃地说。

“........”

“所以这蛋炒西红柿是谁做的?”
叶秋放弃治疗地用叶修那双金光闪闪的镀金筷子夹起一块安静躺在西红柿里的鸡蛋壳。

“先皇走之前吩咐酥贵人做好留给陛下的。先皇如此贴心,吩咐酥贵人从三年前就开始炒菜了,足足给您做了八十年份的,都在御花园里放着呢。”

“.......那玩意儿放八十年还能吃?”

“皇上有所不知,我朝有一能工巧匠肖时钦肖大人做出了称为冰柜的东西。”

“我听说这文是古风设定,没有电怎么用。”叶秋很小声地问。

“的确是没有电,但是肖大人运用了电力磁学配合先进的动作感应原理,这冰柜要整个皇宫的宫女一起跳小苹果才能用。”崔公公很小声地回答。

就在这时,皇宫准时响起了集合的号角声,小苹果的旋律响彻整个皇宫。

“.....哦。”

门口一个小太监慌里慌张地跑过来,“崔总管....诶呀妈呀这不是皇上吗?皇上他不是整了老鼻子人出去玩儿去了吗?”

崔公公一拍小太监的脑袋,“说普通话。”

“皇上怎么还在这里?他不是出宫....啊不是退位了吗?”

“这是之前的秋王爷,因为当年皇上离家出走带走了秋王爷的准生证,王爷是当成黑人养大的,皇上回来之后秋王爷死活不上朝,所以你们这些后进来的不知道他们是双胞胎。”崔公公很小声地说。

“诶呀妈呀这么回事儿啊,但是皇上他也不黑啊,你看,他老白了。诶不是,那个啥,总管咱们院子里那个一动起来哐叽哐叽响的大冰柜它完犊子了。”

“说普通话!”

“冰柜坏了。”

叶秋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崔公公把小太监打发回去,一脸严肃地吩咐人去快马加鞭地给肖大人送圣旨。

“肖卿不是任着工部侍郎?他家是有多远还得送信?”

“皇上有所不知,肖大人前些日子因为领一份薪水干六部的活儿出家了,先皇一生气把他送湾家的甘露寺去了。”

“湾家没回归呢他又没有护照,而且甘露寺就在家门口。”叶秋伸手一指,门口正对着的小黑屋挂着个巨大的牌子,用烫金大字写着:甘露寺。

“是露露寺。当年核桃宫露贵人孙翔就是出身露露寺。”

“崔公公,朕实话跟你说吧。朕没登基没户口的时候天天在家跟着我妈....咳咳我母后看电视....咳咳话本子来着。我看过武则天秘史之把妞儿养在道观里有事儿没事儿去看一眼。”

“.........肖大人跟先皇私奔了。”

“......朝中还剩下谁了?”

“还剩下太医局的张新杰张大人,缭乱宫的张佳乐乐妃,大理寺的王杰希王大人是可以通勤的,勉强算一个。”

“朕在想怎么还没亡国。”

“整个地球都要被两位将军攻占了,没有外敌。凤君*殿下不能言不善辩但还是每隔两年巡游巩固不反教势力给教徒洗脑。去年已经完成了全民入教的宏伟目标,正在向民主科学环保的康庄大路上行进。”

“.......那凤君人呢?”

“皇上有所.....”

“朕知道了,凤君跟先皇私奔了。好了你退下吧。”

“没有。”

传说中的魔教教主凤君殿下站在大殿门口,身着大红色的凤君礼服,沉重的发饰压得他额前薄薄一层汗,却仍难掩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叶秋被这等绝色惊呆了。

叶秋的视线与周泽楷的远远对上,噼里啪啦的全是大火星子。

“周泽楷你个王八蛋!!!”叶秋嘶吼着举起他的龙椅向周泽楷砸过去,周泽楷站在那里没有闪避,只是伸手将龙椅接过来放下了。

“抱歉。”周泽楷安静地转身开口,“看住皇上,别放跑了。”然后离开了。

周泽楷把这身沉死人的行头脱下来,一件件往湖里扔。

叶修跟着喻文州跑了,没有人通知他。不就是前天晚上嘴对嘴喂叶修吃了个鸡爪子,然后喂鸡爪子狂魔喻文州觉得专利被侵犯了,结果生气了。

周泽楷心想,宝宝好委屈啊。

他又想,不行我得去找叶修。这个礼服不要了吧,穿起来又沉又麻烦。发冠不要了吧,反正是宫门口一两银子一篮子买的。抹额也不要了吧,反正是成亲那天从叶修裤子上撕下来的一块儿布。

最后他穿着素白的里衣,披着满头青丝赤着脚走在皇宫里,一句上小宫女儿们向他问好。他点点头回应一下。

其实周泽楷当这个凤君是被自愿的。

当年他只是安庆王门下死士中的一员,因为安庆王谋反被派去抓叶修。

第一次碰上叶修把韩文清惹毛了,跟踪的时候被韩文清的副手当成叶修套上麻袋给揍了一顿。

特别委屈。

第二次在树林里埋伏,好死不死那天喻文州把叶修扑倒在了小树林里,听了半个晚上的嚎叫鼻血把夜行衣都给浸湿了。

特别心累。

第三次趴在叶修房盖上,被黄少天逮个正着,黄少天以为他是老皇帝派去保护叶修的,强行手把手教他学怎么用一把半人长的剑切芝麻。

周泽楷是练暗器的,袖箭飞镖百发百中。

然而,他一个死士为什么要学切芝麻。

黄少天告诉他,他追老叶的时候就用了这一手,漫天芝麻粉下,霸道太子爷含情脉脉地扑到了他怀里,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他的。

周泽楷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觉得除了含情脉脉的叶修别的都不可理喻。

那个晚上风很轻,月光很漂亮,萤火虫在周围飞舞,黄少天.....

特!别!烦!

第四次...他被叶修从追杀叶修的人手里救了。叶修一路拖着他从山路下水路,搂着他一头扎进水里。

等他再醒过来,叶修正在撕他的衣服给他包扎。

那只刚吃完烤兔子油汪汪的手蹭了他一脸油,然后周泽楷带着一身的伤,抱住了叶修。

叶秋就在几米远的树上,本以为周泽楷是叶修的心上人,结果眼睁睁看着周泽楷把叶修给捅了。

周泽楷硬吃了叶秋好几剑,仓惶地逃走了。

特别疼。

后来叶秋派了重兵追杀他,叶修三番两次救他,救着救着,就被他扑倒在了小树林。

叶秋又眼睁睁看着叶修被他抱住,心里一横冲上去就把周泽楷打晕了。

叶修抬头看着叶秋,他们分别十年,见的第一面,叶秋心心念念的哥哥把他给揍了。

于是在叶秋眼里周泽楷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直到叶修登基,叶秋派的重兵还在江湖上追杀周泽楷。

叶修刚登基那会儿一大堆开国臣子在叶修耳边叨叨让他立皇后。叶修淡定地指着他弟弟,“他怎么样。”

一群颤巍巍的老头儿举着放大镜对着叶秋研究半天,叶秋被张佳乐绑在椅子上扎小辫儿,一会儿双马尾一会儿包子头。扎累了他就开始折腾一群老头儿。

等那个胡子比头发长的大人的胡子被张佳乐梳成一堆麻花的时候,后宫讨论组终于得出了结论。

“皇上,您自己怎么能当自己的凤君呢。”

叶修揉了揉脸上睡出的印,让崔公公拿出来抽签桶。

“让老韩他们一人抽一个,谁抽中了选谁。”

周泽楷本来是拒绝的,奈何叶修态度强硬(要把他罚到尚衣局给一群姑娘当试衣模特,还不让他上龙床。当然后者是主要原因),结果一抽。

叶修亲自来给他佩冠更衣。

后来纯良的周泽楷才知道韩文清他们都用了各种方法使自己没被抽中,例如黄少天哭爹喊娘杀伤力惊人,王杰希一听说就上了天死活不下来,张佳乐扔出一个空箱子表示炸药已经埋在各个地方你敢逼我我就敢让你殉情........最后只剩下闭门习武的他,所以那桶里所有签,都是做过手脚的。

然而以上发生的这一切叶秋都不知道。

“妈的,周泽楷封后的时候怎么没人通知我!”叶秋拿着一个大个儿的青花瓷瓶要砸。

“皇上您有所不知,凤君是几位公子抽签选出来的,皇上直接就赐了玉牌。当时您在跟皇上生气,因为他不让您住在偏殿。”崔公公上来抢瓶子。“这是先皇的遗物,皇上手下留情啊。”

“反正是塑料的,让我砸一次!”

“您不记得那些一个人看落雨的时候了。您不记得那些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了。您不记得那些一个人去买菜做饭的时候了。您不记得一个人带孩子的时候了。”崔公公一脸冷漠地捧着话本子读着。

“崔公公,你能把随身携带的话本子扔了么。”

叶秋没收了崔公公的半斤话本子。心想皇宫里还剩了一个妃子,说不定不服周泽楷这个凤君,决定去策反张佳乐。

一走进缭乱宫大门,叶秋就后悔了。

满眼的粉红色,粉色的门粉色的窗粉色的窗帘粉色的纱帐粉色的床上坐着穿着粉裙子的张佳乐和小点。

张佳乐回眸一笑百媚生,叶秋惊鸿一瞥.......差点被吓死。

“张佳乐你干什么!”

“我靠靠靠靠靠你来干嘛。老叶?等等你是叶秋吧。”

“你你你你.....异装癖?”

“你丫才异装癖呢。我这是在勾引小点。”

“........你看上小点了?我哥就算又懒又嘲讽脸T没人性不干活老欺负你好歹他还是个人,你这个品味.......”

张佳乐一张脸黑得像韩文清,站起来扯扯蓬蓬裙的裙摆。

“张新杰说的,漂亮的东西可以勾引雌性发情,然后就有小小狗了。老叶说等小点下了小小点就放我出去找黄少天。”

“哦。你为什么要去打仗?”

“我是个男人,总会想要建功立业的,浴血沙场才是男儿本色。”

“你能先低头看一眼你那hellokity发夹和粉色公主裙再说男儿本色么。”

张佳乐心塞塞得趴回床上去了。

过了一会儿张新杰一身白衣从门口飘进来。

“张新杰?你来给张佳乐看病?”

“我来给小点把脉。”

“.....你也指望它下崽是么。”

“准确地说,我想要两个实验动物。”

张佳乐一脸期待地看着张新杰给小点把脉,张新杰一脸严肃地把手帕搭在了小点的爪子上。

叶秋决定拯救这两个失足少年。

“其实小点....”

张新杰冲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不是你们听我说.....”

张佳乐塞给了他一个手雷。

叶秋决定让这俩二傻子守着小点这只公狗地老天荒。





凤君这个词出自《寡人有疾》。是用来代称女帝的男后的,我觉得没什么违和感,就把老叶的皇后也叫凤君了。

猜猜谁是凤君?

Tbc.

2016-01-27all叶
评论-10 热度-105

评论(10)

热度(105)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