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停电

算是给亲爱的 @甜蜜人生 的情人节贺文吧....想了一整晚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写自己的肉

喻叶

傻白甜OOC思维跳脱脑洞大高能预警

文中的梗由蠢萌的我和我蠢萌的CP真实经历以及庞大的脑洞(大部分是我的)组成

文后有聊天记录,多图,流量党慎





大年初五,叶修在和喻文州两地分居整七天之后打通七大姑八大姨副本爬上电脑私戳他。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00:06

干猴么呢?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00:08

......我记得你是北京人,你竟然骗了我我心好痛你连你户口本上老家的正确位置都不告诉我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是要重新考虑一下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01:22

我觉得要不然我还是从了少天吧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01:24

毕竟对着本体比高仿带感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11:02

所以你根本不爱我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11:04

不爱我你为什么要耽误我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11:05

这十分钟你在思考人生?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11:08

没有^^我家忽然停电了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11:12

这是你被我耽误的的理由吗?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11:13

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感受一下

叶修看到这句话没有半分钟就听见有人砸门。

“哥,喻文州找你。”

叶修开门伸手接过叶秋的桔子6S然后淡定摔门糊了叶秋一脸。

手机刚凑近耳边,就听见那头丁玲咣啷一阵乱响,有孩子的哭声和女人的尖叫。叶修努力分辨了一下那边的声音。发现是砸门声+孩子的哭声+孩子大喊“小舅小舅嗷嗷嗷小舅小舅你在哪儿好黑啊我好怕嗷嗷嗷嗷小舅小舅你快出来”的嚎叫声+女人的“文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天哪停电啦怎么办整个世界都黑暗了我的心好痛文州你快来啊啊啊啊”的莫名尖叫。

然后是喻文州扯开了嗓门的超高分贝回答“我在上厕所!别怕别怕我在呢!”

叶修生无可恋地挂掉了电话,然后把叶秋的超薄加大桔子6s扔到了床上。

叶修表示不是很想理这一家人,心好累。

静默了大概两分钟左右,电脑右下角的小企鹅蹦跶起来。叶修做了三秒钟的思想斗争,还是决定点开它。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6:10

感受到了吗^^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6:12

心好累,感觉不能再耽误你了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6:13

我看隔壁老王就不错,把你们俩的事定了吧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7:14

......你怎么能这样呢我的爱人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7:16

我吓得把头发都烧了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7:18

你的病情终于恶化到要举起火把烧自己的程度了吗?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7:20

我只是点着蜡烛洗了个脸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7:22

......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7:23

所以喻汶妯你长发及腰了吗?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7:24

我是可以考虑娶你的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7:26

明明是我娶你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7:28

刚才外甥哭着找我说怕黑,什么时候你也能这样呢^^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7:30

我们来生再约吧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7:32

“文州你在哪儿……我好怕……”叶修惊恐地缩在被子里。

喻文州匆匆赶来把叶修从被子里抱出来,亲额头给抱抱终于把叶修哄住了。

据说我是一片叶       20:47:35

喻文州你还有时间切出去上同人论坛粘贴复制?

据说我是一条鱼       20:47:38

我错了


等到初七喻文州回家,喻妈妈给带的冻肉在出租车里放太久化了一地的血水,喻文州弄了一手的血水,终于在半夜两点拎着一大堆东西开门进屋。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叶修正缩在沙发上盖着被子睡得很熟。茶几上不知道放着什么,屏幕还亮着。

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抽拎着手里滴着水的塑料袋去关屏幕。

平板画面定格在一张惨白的大脸上。喻文州拿起来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播放键,一声刺耳的尖叫从他手中传来,然后是阴恻恻的冷笑。

大半夜的,连喻文州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按了暂停。回头一看,叶修从被子里露出一张脸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然后慢慢地把视线转移到他的脚边,喻文州跟着他的视线向下看,看到从门口到他脚下血水嘀嗒了一路,喻文州心想坏了,肯定是看了鬼片又没认出他来吓着了,连忙扔下手里的东西凑近叶修准备安慰,刚挂起一个安抚的微笑伸出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你你你你干什么.......”

叶修的声音颤抖,甚至带了哭腔。

叶修身形矫健,蹭蹭地离开了客厅窜回了卧室,期间把短短路程中能拿起来扔的全都用来砸喻文州了。

听到了锁门声音的喻文州默默收回了带血的尔康手。

叶修后背抵着门喘了一会儿,扑到床上用床头柜上的座机给喻文州打电话。

“文州....你什么时候回来...停电了..家里有个东西...都是血...”

喻文州轻声安慰他;“亲爱的那是我。”

叶修的声音也不抖了气也不喘了眼眶也不红了心又可以跳了。于是他把喻文州关在外面半宿。

早上六点叶修打开卧室门,看见喻文州正准备做早餐。

“没电电热毯用不了,我冷。”

喻文州笑了一下,正要说话就被叶修按着肩膀抵到冰箱上。

叶修纯粹在欺负他,咬他的嘴唇,用力把他禁锢在自己的手臂和冰箱中间,喻文州眼眶微湿。

冰箱门上的吸铁石硌到腰了....疼......

但是喻文州是个纯爷们儿,硌着腰一点都不影响他发挥。

他的衬衫已经被叶修扒掉,叶修还分出一点心把围裙的吊带又挂回他赤裸的肩膀上。喻文州的手从叶修宽松的睡衣下摆伸进去,把衣服下摆一点点推上去。

叶修的后背暴露在冷空气中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喻文州用手心轻轻摩挲,在中场喘息的时候在叶修脸上香了一口,说:“我听到你哭着叫我了。”

叶修咬他的脸。

喻文州接着说:“冷吗?我现在就让你暖和起来。”

叶修的裤腰被他扯到跨部,叶修冻得一机灵手上力道就放松了点。

喻文州果断地抓住这个机会把他扛了起来,因为害怕散热体贴地关上了卧室门。






Fin.

感觉又崩了。

若有同时
认识我们两口子的请看完之后再自动带入喻——甜蜜人生     叶——我    

 关注酥糖cp组织上给你加鸡腿












2016-02-13喻叶
评论-7 热度-45

评论(7)

热度(45)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