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后

特别高能
主喻,有黄,叶,张承接剧情
有哭唧唧的喻三岁
慎入
慎入
慎入

叶秋的生意伙伴给他送了不少好茶,他将老爷子爱喝的拎回家,剩下的,尽数派人送给了封闭式训练的叶修。

当天下午,训练室里就泡了铁观音。

叶修拿着壶倒了两杯,先递给了手边坐着的喻文州和张新杰。

喻文州笑着接了,他原本不喝茶的,只是撂在桌上。张新杰低头闻了闻。

“好茶。”

于是,喻文州也来了兴致,稍微吹吹就把那杯茶喝了。

叶领队操心队员的训练状态操心队员的生活,被一群熊孩子硬生生逼成了后勤部长,上午发点心下午送饮料,这些人都懒得动窝,叶领队只好挨个送过去。

黄少天正在看孙翔和周泽楷的对战,杯子一到手就往嘴边凑,虽然无意识,但他两万八的脑速让他瞬间反应过来了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怎么是茶?”

“哎呦茶怎么了,这可是上好的铁观音,一杯一万八,不给续杯啊。”

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训练室里的人,发现每个人手边都有个一样的纸杯子,眼神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喻文州的杯子上。

“卧槽!!!!队长!你喝了?!!!”

那一瞬间,黄少天的脸上充满了惊恐。

喻文州还没说话,孙翔先吐槽他:“你们蓝雨不喝茶原来是因为你啊,我说黄少天你也太霸道了吧,自己不喝也不让别人喝?”

黄少天崩溃地说:“一会儿训练结束,都回房间,不要出门。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都不要出门。”

他语气沉痛,句子精短,透着一种绝望。

大概是被这幅模样的黄少天吓到,这帮人都点了点头。

训练结束半小时后,张新杰在卫生间洗头,他正挤着洗发液,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哭声,是喻文州在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还伴随着黄少天的碎碎念。

张新杰手一抖,一大坨洗发液出现在他手心里。

张新杰:......出什么事儿了?

他没有想起黄少天的嘱咐,洗干净手之后,直接打开了房门。

然后他就惊呆了。

喻文州正扒在王杰希的门框上,哭的特别伤心。叶修从后面死死搂住喻文州的腰,黄少天不停地在门口说:“大眼大眼你千万别开门算我求你了!!!真的真的别开门什么事都没有!!!我没欺负我队长真的你别不信!!诶你别开门老叶你快跟大眼说一下呀!”

叶修显然花了大力气去制止喻文州的迷之行为,脸都红了,“真的没事儿!”

张新杰用了三分钟重启系统,然后走过去试图帮忙。

“卧槽张新杰你怎么出来了不是不让你开门吗!!!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信用!!!你们霸图不都是纯爷们把承诺看的比命都重要吗!!!”

张新杰扶了一下眼镜,“怎么回事?”

黄少天梗了一下,“他....他喝多了。”

这个世界真奇妙。张新杰想,喻文州喝水都能醉。

黄少天试图为他的队长申辩,“醉茶你听说过没有?”

“茶多酚过敏?”

“啊对对对就是那个!”

叶修温柔地打断这两个人的学术交流,“你们俩聊够没有!老子快没劲儿了!”

在张新杰的帮助下,耍茶疯的喻文州被拖回了房间。

叶修抽了点纸给他擦眼泪,喻文州特别委屈,抽抽嗒嗒地眼睛都哭肿了。

张新杰杵在门口,有点不能接受这个画风的喻文州。

“他什么时候会好?”

“不一定啊,鬼知道什么时候就清醒了,不过一时半会可能不行。”

叶修觉得撅着嘴不肯看他的喻文州好玩儿极了,分了点心思问黄少天,“这不是挺乖的吗,你刚才干什么了把他弄哭了?”

黄少天忙于组织语言,看来信息量很庞大。

喻文州倒是开口说话了,带着鼻音的语气显得特别萌:“我要回锅里去。”

“......”

“我的锅呢!!!你们把我的锅放在哪了!!!我要锅!!!”

“......”眼看着喻文州又快哭了,张新杰顶着碎一地的三观走过来。

“你为什么要回到锅里去?”

喻文州眨眨眼睛,“因为我是一块鱼豆腐呀!”

“......”

叶修接过与智商不知道掉到哪儿去的喻文州的对话,放张新杰去整理一下凌乱的内心,“在锅里,你就要被煮熟了。”

“可是我的师兄师弟都在锅里。我的师兄都已经被煮得精神失常了,天天自己跟自己说话来抵抗热水,我怎么能害怕呢!”

天天跟自己说话的黄豆腐默默捂住了脸。

叶修简直笑得不能自已。

“你们一整锅都是鱼豆腐吗?”

“不是啊,我师父是臭豆腐,我师兄是黄豆腐,我三师弟是干豆腐,四师弟是奶白豆腐,小师弟是小豆腐。”

叶修看着喻文州扒拉手指头数师弟,笑的掐自己大腿,颤着声问黄少天:“臭豆腐我的妈呀哈哈哈哈你们蓝雨老三是谁啊哈哈哈哈干豆腐这个名字意味不明哈哈哈哈小豆腐怎么混进来了不会明明都不成块的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拒绝回答。

“干豆腐是郑轩。”张新杰提醒他,“可能是因为‘压力山大’,压成了干豆腐。”说完,他也被这个自己脑补的解释逗笑了。

“你要找锅,为什么要去那个房间找呢?”张新杰有点进入哄孩子的角色,轻声问喻文州。

喻三岁阴侧侧地凑过去,很神秘地用气音说:“那间屋子里住了一个巫公!”

“......巫公是啥?”

“巫婆她男人!”黄少天生无可恋地回答。

“哦~巫婆是谁?”

“我怎么知道!!!”

“他会一种魔法,用烧瓶煮豆腐!”

“......”

“他想用烧瓶凑活一下,因为没有锅。”大师兄黄豆腐友情翻译。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把锅还给我?”喻三岁回头怒视三个人,“你们是不是不相信我!我现在就给你们看我的原型!!!”

他边说,边拉开了队服的拉链。

十分钟后,脱得只剩一条胖次的喻文州挣脱了三个人的束缚,高高兴兴地敲开了王杰希的门。

黄少天:“是我不好,没有完成方队交给我的任务。”

想当年,方世镜领略了喻文州醉后的风采,握着黄少天的手语重心长地交代:“以后蓝雨禁茶,把这条写进队员守则里。一定要看好你队长,要是再看到他这样,我会非常痛心。”

“我知道,喝醉会影响手速,说不定喝茶也....”

“主要是,太他妈丢人了!”

“......”



打开门的王杰希,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Fin.
我真的是喻队的粉,但是醉茶这个梗真的太适合喻队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65

评论(6)

热度(65)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