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叶】见不得

爱不得 怨不得 求不得 见不得 念不得

可能有点儿虐吧。

乐叶

乐叶

乐叶

ooc系列,慎入










我叫张佳乐。


我是一朵花。


我从阴间出走,在人间流浪千年,为了寻找我的爱人。


我找到了他四次。


第一次,是在战场上。


年轻的将军身着重甲,骑一匹汗血宝马,所向披靡。


他的披风上有我熟悉的味道,他的衣领上有一抹鲜艳的红色。


我在他们军营里找到他的帐篷,只等他得胜归来,就扑倒办事。


他没能回来。


本来这场仗,赢得很漂亮。拔军回营之时,谁都没有料到,他的伤势忽然恶化,是因为之前受的伤由淬毒的箭造成。


我从帐篷冲出去的时候,他只剩最后一口气。


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我想他是见到了我的。因为他忽然抓着副将的手,艰难地说了一句话。那副官继而惊愕地看着我,点点头。


难为我万年修为,竟未听清他说了什么。


那句话,在他身死时候,便被副官忘了。


副官愧疚地跪在他身前,只留给我一声哀伤的道歉。


我当是自己命不好,虽然心如刀绞,很想把那副官揍得归西,却还是离开了。


我不受人间的年岁限制,十年找不到,我就找百年。


百年找不到,我就找千年。


千年找不到,我就找万年。


他是我灵魂的一部分,总能相见的。


我曾这样想,然后感应了一下他的方向,追逐而去。


第二次找到他,在皇宫里。


他是享誉天下的琴师,一双手可弹世间绝响。


人人传道他琴声空灵悦耳,十指翻飞间有沁人香味,乃是谛仙一般的人物。


扯淡。


忘川说他只会唱一首歌,难听的要死,还喜欢烟草,满身烟叶的味道。


他也不是什么鬼谛仙,他只是我的一缕精魂。


人间使用术法规矩太多,于是我在皇宫门口转悠着,琢磨着怎么名正言顺地混进去。


忽然有一天,一队车队进宫,是来求亲的。


这伙人在宫中呆了小半个月,中途我尝试了许多方法进宫,未果。


车队走的时候比来的时候更招摇。


三天后,我后知后觉地感受到,我们家那个谁,他不在宫里了。


妈的,让夷子带走了。


等终于摸到他房里,人都已经换上喜服准备成亲了。


我捏了个隐身的术法,挂在他窗口等着人散散就进去。


来来往往的宫人满面喜气,精致美艳的大红新郎喜服都衬不住他脸上的疲色。


还有被包扎得好好的手腕。


想必是寻死挣扎了吧。


我心疼得要命,只见得他懒洋洋地挥挥手,像是没骨头一样倒在床上。


等人都退下了,他走到窗边来,唇角一抹微笑,那弧度真让人臆想飞飞。


可惜只站了一会儿,他就倒在了地上。


散开的喜服露出素白里衣胸口上纹着的娇艳花朵。


我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早该猜到的,他怎么可能这么老实被逼婚。


我只能继续找,天南海北地找。


直到后来我遇见一个道士。


她以为我是只妖,顺手把我带回了门派。


我乐呵呵地装傻跟她走,因为我感觉到了,这次他投生在那山上。


胡子一大把的道长偷偷摸摸把我放出来,让我走。


我说我来找人的。


他撸了一把胡子,告诉我,就是拆了这山,都不能见。


我原本不信,后来才颓然跪在他身前。


让我见一见他,让我抱一抱他,就一次。


我已经找了几百年,我已经错过了几百年。


“他还是个孩子,年少聪颖,将来定会有所作为。


你走吧。放下这段牵绊,以后也不必再寻他了。”


我终于摸索出来了这其中的门道,放弃了寻他。


而后一个人找了个住处,平日种种花种种草过平淡日子。


我掐着手指头算日子,不知道又是多少轮回过后,一个人来到我的房子前。


他一踏进我的院子,我立马转身逃窜,能跑多远跑多远。


眼瞅着在外边跑了好几天了,再不回去我那些同根的花花草草都要蔫吧了。


我只好暗搓搓地往回跑。


书桌上一张铺开的宣纸,字迹潦草得跟狗爬似的。


老子看不懂,找个地方烧了。


我知道,就算他不划拉,我也看不懂。


看懂就出事儿了。


老天爷真是跟我有仇,这辈子,他想起来了。


他来找我。天天来。


然后天天都找不到。


他试图让那些成精了的花花草草帮忙传话,没有用。


他试图跑出去抓我,却总是莫名其妙地受伤或者出什么奇奇怪怪的状况。


岁月不待人,可惜这位修仙。


那天他强行轰开了我的结界,一个缚灵咒把我捆了,一步一个脚印朝我走过来。


一步,一个脚印。


血脚印。


我院子里那些小朋友都跟疯了似的,冲上去拦他。


我抬头看天,雷声大作,乌云压境。


完了,丫来真格的了。


我朝着他吼让他滚一边儿去别来给老子添堵。


大概都是消音吧,他还朝着我笑了一下。


从院门口到我面前,就几步的距离,他浑身是血,抹额上的往生花印被他的血打湿。


他本执了一把伞,此时握都握不住,掉在脚边。


我在他的眼神里流泪 ,哀求,嘶吼,希望他能在修为散尽之前离我远一点。


离我远一点,他便可以好好生活,过他的日子,不必早亡,不必受苦,不必像我一般,求不得,爱不得,见不得。


我手脚能够自如活动的时候,他的修为已经散尽了。


我用尽全力去拥抱他,带着满嘴血腥气地吻他。


惊雷炸响在我们身前,我只觉得身上和心里钻心的疼痛。


我爱他,他是我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


我想见他,他是我终日来长久的思念。


我想抱他,以致带着一身伤痕从阴间跑出来,一路厮杀。


我想吻他,却百年来未敢动作。


相见是失去,想念是痛苦。


就如同在大雨磅礴中满面血泪和奄奄一息的此时一样。


受尽天罚,尝遍痛苦。


他的身上都是伤口,风刃从他的领口袖口钻进去,吸净他的修为和生命。


他的眼神温柔,指尖轻轻触摸我的脸。


我只能亲吻他的额头,亲吻他的鼻尖,亲吻他的染血的嘴唇。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我怀里。


我连一句爱你都说不出口。


雷雨二神与我交好,能让我们缠绵至此,已是最大的恩惠。


我很知足。







我叫张佳乐,是一朵由忘川水浇灌千年而聚天地灵气幻化出灵魂的彼岸花。


我的爱人叫叶修,是我千年万年不得相见的叶子。


如果你见到他,请替我说一句“爱你”,以你的名义说出这句话,而不是我。


我希望他健康长寿,平安顺心。


希望他被人所爱,希望他年年岁岁无烦恼。


不必记得我,不必来寻我,不必因我而伤痛不必因我而流泪。


我们...


见不得。






Fin.

感谢你能看完。

这是乐乐的本体,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或往生花。



彼岸花妖冶美丽,相传...花开千年不见叶,叶现千年不见花。

我希望能看见一个深爱着老叶而甘愿承受思念的乐乐

希望能看见一个被深爱着也因此不惜逆天而行散尽修为只为一眼的老叶

然后....就这样了。

爱不得 怨不得 念不得 见不得 求不得 

生之苦不过如此。





2016-07-15乐叶
评论-15 热度-61

评论(15)

热度(61)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