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十四天

我不管我要发糖

高能,ooc,bug多如山,慎入

all叶all叶all叶

世邀赛过后国内掀起一阵荣耀风,趁着风头正劲,冯主席在各个综艺节目的邀请中挑挑捡捡,总算找到一个符合条件的节目。

于是到电竞总局任职不到半个月的叶领队亲自联系各个战队,甚至把世邀赛后就宣布退役的张佳乐从深山老林里逮了回来。

手腕上系着装饰性的兽骨项链戴着墨镜穿着一身迷彩背着三角架脖子上挂着单反的非职业摄影师张佳乐风尘仆仆地降落在帝都机场,并掏出基本两个月没有信号的手机准备打电话。

然后他意识到,叶修没有手机。

张佳乐正拿着手机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一抬头,张佳乐正对上戴着粽框眼镜反戴着棒球帽的叶修。第一反应是来了个拥抱。

“卧槽你怎么穿成这样?”

“你怎么弄成这样?”

张佳乐说刚从山里出来就直接上飞机了。

叶修说我要是不穿成这样早被人认出来了。

两个人看着对方忍不住都笑了,叶修拎着张佳乐的行李带着他往外走。

高个儿的栗色短发墨镜男从车里出来帮忙把行李箱和拎包放到后座,一屁股坐在叶修身边。

张佳乐有点懵逼:

“保镖怎么也坐这?”

叶修一伸手摘了身边人的墨镜,胳膊就搭在人家肩膀上。

“孙翔?!”

前排的驾驶副驾驶都回过头来打招呼。

“卧槽张副!王大眼?!”

叶修维持着单手圈着孙翔脖子的姿势拿着不知道谁的电话拨出一个号码,“人接到了。”又挑了眉跟张佳乐说,“看看这接人的阵势,感动不?”

张佳乐墨镜下的眼眶有点红了。

“感动。”

在这种老乡见老乡的氛围中张新杰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们知道喻队订了哪个酒店吗?”

“........”

最后他们在路上堵了四个小时,把午饭硬生生拖成了晚饭。

叶修推门进屋,沙发上一片葛优躺。苏沐橙气息奄奄楚云秀面色苍白。

“老叶你可算回来了!这顿让张佳乐请,饿死我了。”

叶修看着单人沙发上的一条废喻,坐到了扶手上。

“你们从中午就一直饿着?饿坏了咱们联盟的宝贵财产怎么办?”

废喻向沙发里挪动了一下。

“天地良心,我们中午都吃过东西了。这锅我不背。”

方锐抬起一张泪汪汪的大脸,扑过来抱着前队长的大腿哭喊,“他们虐待我!我要跟你回家!连个苹果都不给我吃!”顺手还摸了把叶修的腰。

唐昊在沙发上翻了个个儿,大长腿有点伸不开。

“饭前上的水果拼盘,就上了两盘,一盘苏队楚队分了,一盘我们分了。”

叶修拍拍方锐的爪子笑道:“守着饭店都饿成这样,你们真出息。”

王杰希抱着自己和叶修的外套一进屋看见满地尸体,愣了一愣,“干嘛不点菜?”

周泽楷把菜单递给他,“懒。”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对北京菜不熟。”

王杰希:“......恕我直言,诸位今天就是饿哭在这儿都赖不着别人。”

张佳乐在车里换了身衣服总算有点现代人的样子,三步并两步跑上二楼,冲进包间就是一声吼:“你们乐爷又回来啦!”

半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蓝雨发来贺电。”

“呼啸发来贺电。”

“轮回发来贺电。”

“虚空发来贺电。”

张佳乐:“......”

接人小分队把菜点好,躺尸小分队还是没什么精神。

张佳乐:“干嘛呢这是,都不说话。黄少天呢?来段单口相声!”

喻文州抬起手往窗帘后虚虚一指,“那儿呢。”

张新杰拎着张佳乐的包最后就位,打量了一下现场猜测了一下前因后果,拉开拉链把包里的东西倒在了桌子上。

噼里啪啦的声音成功惊醒了睡着的剑圣。黄毛儿剑圣大大从窗帘后窜出来。

“是不是吃饭了?!”

然后一头撞上面前的张佳乐。

“夭寿啦张佳乐被放出来啦!!!”

张佳乐拒绝跟黄少天说话,并向他砸了两包压缩饼干。

十分钟后,这群年薪平均在七位数以上的联盟的宝贵财富齐刷刷地坐在五星级酒店包间里,啃压缩饼干。

“老冯接了个真人秀节目邀请,未来的两周各位就要出卖色相和肉体了。联盟方面对我们没太多的要求,就是希望这次节目能改变‘除了打游戏什么也不会,在役大神高高在上退役后流落街头’的形象。”服务员敲敲门来上菜,坐在门口的叶修停住话头,起身让了让。

“好想知道民众对我们职业选手的生活方式到底有什么误解...”

“我也...”

叶修扶着玻璃转盘把菜转到对面,接着说:“录制场地在郊区,我跟大眼儿已经去踩过点了,别墅,环境不错,只要进去没车基本就跑不出来。咱们的生存条件比野人张要好点,吃的不缺,但是跟现代人不太一样,都是生的。”

最后一句说出来,孙翔筷子上的糖醋排骨掉到了雪碧里。

一桌子的人本能地看向孙翔。

孙翔:“.....都看我干嘛,我不会做饭啊!”

叶修淡定喝掉了周泽楷给他盛的汤,眼神死地环视了四周。

“接下来是一场关于生存的硬仗。”

满屋子人都忙着抢肉吃没人理他。左手边的喻文州贴心地夹了一块白斩鸡放在他盘子里。

叶修:“......能不能收敛一点!你们都是拿过冠军的人了,冠军的风骨呢!气度呢!这菜刚上来还没到五分钟,肉呢?肉呢?!”

李轩的一只油爪子从周泽楷的后背与椅子的靠背中间穿过,稳准狠地掐了一下叶修的腰,“这不是还在吗,领队别慌,没掉肉。”

喻文州嘲他:“你五冠在手还不是像个土匪。”

王杰希嘲他:“你们兴欣就是一土匪窝。”

楚云秀笑道:“药庙不撕啦?”

喻文州坚定地说:“面对兴欣,我们都是好伙伴。”

叶修:“......”

苏沐橙:“......”

方锐:“......”

叶修:“你们这样会失去你们的爸爸。”

黄少天嚼着爆炒小牛肚含糊不清地回他:“失去就失去吧,叶爸爸连饭都不会做。”

叶修:“......”

一行人从酒店出来洋洋洒洒上了四辆车,一号车里的王队长开车开得四平八稳,后座上的点心同志和野人张盖着王杰希的风衣头靠头睡得不省人事。

已是半夜,叶修困得直打哈欠,王杰希趁着红灯,分了点神跟他说话:

“困就睡会儿,到地方还很久呢。”

“一车人都睡了,就你开车像欺负你似的。再开算疲劳驾驶了。等会儿找个地方停了,我开。”叶修边说着边从他车里拎出一瓶红牛喝了。

王杰希抬眼看他,“这么贴心。什么时候考的车票?”

“早考了。诶诶绿灯了。”

“拍摄组怎么想的,订个那么远的酒店。”

“小楼说这家店好吃,我就跟文州提了一嘴,可能是为了给张佳乐接风,远一点也没太在意吧。”

又过了几条街,叶修换到驾驶座,王杰希幸福地缩在叶修的防晒服看了一会儿大帝都的夜景,倚着车窗睡了。

运气不好,又遇上堵车。

野人张中途醒了,迷迷糊糊看见驾驶座上有个人在打电话,光从亮着的手机屏幕透出来,拿着手机的人叼着没点的烟在说话,声音压得极低,沉沉地像是安魂曲。

张佳乐笑了一下,感觉特别安心,马上又睡着了。

等他们到了拍摄组订的酒店都凌晨两点多了。本来熬夜技能点满的职业选手,在舟车劳顿之后纷纷一头栽倒在床上秒睡,行李直接扔在车里,找错房间的肖时钦和没找到房间来找领队的孙翔将错就错,双双在领队的大床上凑活了一晚上。

早上七点,敲门的张新杰发现叶修房门没锁,敲敲门也没人应,直接推门进屋来。

肖时钦正在穿外裤,叶修擦着滴水的乱毛从卫生间出来,孙翔还陷在被子里无法自拔。

张新杰:“......”

叶修拎着孙翔的领子把他晃醒,一脚踹去了卫生间。

“叶修!你有没有多余的牙刷和毛巾!”

“牙刷在架子上,毛巾没了,你用我的吧。”

张新杰内心:感觉孙翔玩儿得一手好战术是我的错觉吗。

收拾齐整出发后,从市中心到郊区到不知道是哪儿的临时驻扎地共用了七个小时的时间。

导演不管饭,一帮人饿得嗷嗷叫,于是野人张的压缩饼干又拯救了群众于水火之中。

越过高山踏过平原走过奔腾的黄河长江终于看到了复式小别墅。

拎着行李入住的纯爷们儿们正在抽签决定怎么住。

别墅的房间有限,两人一个屋,最后的房间分配:

叶修和孙翔,喻文州和王杰希,方锐和黄少天,张佳乐和张新杰,肖时钦和李轩,唐昊和周泽楷,楚云秀和苏沐橙。

导演在隔壁收拾东西,掐着点感觉差不多了,走到联盟公寓门口推门,没推开。

最后决定翻窗。

正对上张新杰拿抹布擦窗台。

张副不愧是联盟的奶,守护者联盟的安全。手起抹布落糊了导演一脸。

导演:“.....你到底,为什么,要锁门。”

张新杰:“......”

喻文州:“防火防盗防迷妹儿。”

导演心塞塞地告诉他们明早五点就会开始拍摄,不准锁门,房门也不准锁。

叶修:“哦。能申请给配个厨师吗?”

导演冷酷地拒绝了领队的请求。

当天的晚饭是叶修做的。

蛋炒饭,一大盆,他好多年不下厨,对这么多人的饭量摸不清,一不小心做多了,导演跟六个摄像都来蹭饭。主持人抓着叶修的手兴奋地不能自已。

“叶神我是你的迷妹儿!我从十四岁就是你的粉,粉了你十年!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还吃到了叶神做的蛋炒饭!我要幸福地昏过去了哈哈哈哈哈!!!”

叶修被她抓着也没想挣扎,在主持人妹子亮晶晶的眼神里微笑。

妹子说着说着就开始掉眼泪。

“你那么好,还有人让你受委屈。我当时....我特别想把他们都抓起来打一顿!你是最好的队长!你是最好的领队!最好的职业选手!”

苏沐橙递过来餐巾纸,叶修拿着塞到小姑娘手里。一圈的人都没有说话。导演紧张极了,生怕这群大神不高兴。

气氛有点沉闷,最后是喻文州站起来盛了饭,黄少天故意挑了个话头问张佳乐回归人类社会高兴吗,场面一下就热活起来了。

孙翔一直低着头,这件事不提还好,一提就是心里的一个结。他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叶修。虽然对之后他们的相处没有造成任何阻碍,但是孙翔还是有点愧疚。

毕竟他伤害了叶修,他也没能像自己想的那样,成为拯救嘉世的英雄。

一只手按到他头上,用力揉了揉。

叶修在他耳边轻声说:“都过去了。”

孙翔抬起头来,叶修坐在他手边从他头上收回的手撑着下巴,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意,正在安静地注视着他。

孙翔脸有点红,他觉得这个微笑比他见过的所有人的微笑都要好看。这个注视比他队长的注视还要动人。

他直视着叶修的的眼神,点了点头。

在外人面前,这群人晚饭吃得非常有风度。没有打架,没有筷子满天飞,没有口水战,叶修很满意,同意晚上一起打牌。

这样其实挺好的,大家在一起,像合住的学生公寓一样。

张新杰切西瓜的时候想。

这群人都没念过大学,几乎大部分都没体验过住学生宿舍是什么感觉。

啊,感觉我今年十八。

把西瓜装盘的张新杰心想。

我觉得这种人生经历还是不太适合我。

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结果一眨眼西瓜就都没有了的张新杰心想。

那可是半个西瓜!我切了刚刚好十四块!

难过的张新杰回到厨房,抱出剩下的半个西瓜,坐到沙发上边看一群人打扑克边挖着吃。

拍摄组住在隔壁,整个拍摄组几乎没有超过35岁的,一群大小伙子混到一起,当晚浪到飞起。

打红十的时候叶修被单甩出来祸害无辜的导演和摄影师,导演已经输得只剩裤头,再脱就要露鸟了。中途跟楚云秀和主持人妹子窝在房间里看电视剧的苏沐橙出来找张佳乐要了点零食,叶修眼疾手快地把沙发布拽下来盖住导演当头一裹,好歹是没有荼毒女神的双眼。

跟叶修一起打牌的两个摄影师一个光着膀子一个露着大腿,再加上裹着沙发布的导演....

半数的汉子红了脸,小半数的汉子脸红到耳根。穿了条背心的孙翔看起来要熟了。

然而苏沐橙了然地微笑了一下,目不斜视地上楼回屋。

客厅里的齐齐松了一口气,在张新杰的带领下收拾屋子打扫战场并各自回房睡觉。

凌晨两点方锐爬起来找东西吃,未果。

张佳乐爬起来找东西吃,未果。

黄少天爬起来找东西吃,未果。

唐昊爬起来找东西吃,未果。

四个人面面相呲,排排坐在了沙发上。

张佳乐:“我不会做饭....”

唐昊:“我只会吃....”

黄少天:“好想念队长做的鸡汤啊...”

方锐唐昊张佳乐:“闭嘴!更饿了好吗!”

方锐:“想吃老叶下的面。”

周泽楷:“我也...”

黄少天:“卧槽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卧槽老叶还会做面?等等周泽楷你怎么知道的?!!!”

楼上又一间房门打开,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地晃悠到楼梯边上。

“叶修!楼下好像有人说话!”

“不是黄少天就是张佳乐,你看看是不是还有方锐和唐昊?”

“.....还有我队长。你怎么知道的?”

“这几个人动不动就要偷偷摸摸去找夜宵吃,管都管不住,尤其是张佳乐,睡了之后还能因为没吃夜宵饿醒,”说话的人不紧不慢的声音顿了顿,“是不是呀乐乐?”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催饲养员下楼。

叶修撸胳膊挽袖子,孙翔还拎出来一件围裙给他穿,正弯着腰给系带打结。

周泽楷倚着冰箱门,看叶修把青椒洋葱香菜切成几段,开火倒水拆挂面,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

这个人,和他做出来的东西,应该都是很好吃的。

叶修煮了两锅面,张佳乐正在把那锅好几人份的面分盛到几人碗里。叶修将单独做的那碗面放到周泽楷面前,刚出锅的面在冒热气,熏得周泽楷眼眶有点酸。

他原来是不吃洋葱的,但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跟人说过,多年在外除了家里也没有人灰顾及他的口味,多少也会吃一点了。所以现在只能说是...不喜欢吃洋葱,非常不喜欢。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是怎么知道的,竟然会多做一份不放洋葱的专门给他吃,让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周泽楷只觉得眼前这份好加上以前的好快让他的心盛不不下了,表白几乎要脱口而出。

他真的好想把他绑回家,一遍一遍吻他说爱他。

可是他不能。

一大锅面填补了一群嗷嗷叫的职业选手的肚子。黄少天吃得脸都要埋进碗里,掂量了一下胃里的空间又看了看锅里剩的面,伸长了胳膊还要再夹一碗。

一双筷子“啪”地打在他的筷子上,筷子的主人单手撑着头挑了眉看他。

“我记得少天说过不怕失去老叶,因为老叶不会做饭,”为了一碗面卖了队友的人扭头看叶修,“老叶这面能让他吃吗?”

叶修表示那肯定不能啊。

黄少天扑过去抱腰,抬起一张真诚的脸看叶修:“爸爸!”

叶修:“.......”

孙翔:“惨不忍睹。”

周泽楷:“不忍直视。”

方锐:“我是黄少天的脸,他不要我了。”

张佳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Fin.

+
讲真,我是坑王,大概这个文吧,就没有后续了。

2016-10-01all叶
评论-7 热度-173

评论(7)

热度(173)

©苏未陌 / Powered by LOFTER